六味地黃湯加減治療腎病,尿蛋白陽性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在腎病患者中,經常有尿蛋白陽性者,西醫常用激素治療,但有不少病人使用激素控制蛋白尿不理想,在使用較大量激素時尿蛋白可減少,當激素用量減少時,則蛋白尿增加,此時治療頗為棘手,通過跟隨吉老師學習,使我對這種情況的辨證治療方法,有了一些體會,現記如下:

患者趙昆,男,11歲,因眼瞼及陰囊浮腫到某醫院檢查,發現尿蛋白++++,診斷為“腎病綜合癥”,并兩次住院,均使用激素(強的松)治療,因蛋白尿不能消除,激素無法減量而請吉老師診治。來診時發病已有半年,多次反復,使用激素控制蛋白尿不理想,激素減量則蛋白尿加重,強的松由每天8片被迫增加到每天10片,而尿蛋白仍++~++++,同時見肢怠乏力,面目虛浮胖大,尿量少,舌少苔,脈沉細。

辨證:脾腎兩虛,氣不固攝

治法:益氣健脾,育陰補腎

方法:

黃芪30g 懷生地20g 山萸肉10g 懷山藥30g 淡澤瀉10g 云茯苓10g 粉丹皮10g 白茅根30g

10劑

每劑煎3次,每日服2次。

上方系黃芪加六味地黃化裁組成。方中以黃芪為主藥,用之補氣健脾。另外,黃芪還有利尿、消水腫的作用,對腎性水腫有效,常用于治療頭面、四肢的水腫,并對消除尿中蛋白,有一定幫助。六味地黃為滋腎陰清虛熱之代表方劑,常用于肝腎陰虧所致之各種疾患。其中重用地黃滋補腎陰;山萸肉補益肝腎、澀精、斂汗;山藥補脾陰而固精;丹皮清泄肝火;茯苓、澤瀉清熱利尿、瀉火利濕。這里用六味地黃之變(原為熟地黃)以補肝腎之陰,且扶正虛之本。白茅根味甘而不礙胃,性寒而不傷脾,利水而不傷陰,用之清熱生津、涼血利尿。

治療半月,尿蛋白明顯減少,守方不變,再服10劑,化驗尿蛋白消失,遂將激素逐漸減量,中藥效不更方,治療原則不變,守方治療,為時一年,其間將激素逐漸停用,面目虛浮胖大等激素副作用表現亦漸漸消失。后改服成藥六味地黃丸以善其后,停用激素至今已有3年,患者體力正常,可正常生活、上學,病情穩定,唯每當貪玩過勞,尿蛋白有所波動,囑續服藥,勿妄作勞,所溺清長,尿檢蛋白未見,精神良好,遠期療效仍在觀察中。

患者病已半年,長期蛋白尿,陰精虧耗嚴重,且見肢怠乏力,是為脾腎兩虛,氣陰兩傷之證,患者因服激素,而見虛浮之象,吉老指出,此時不要被陽浮之象所迷惑而妄投清熱之劑,而應準確辨證,抓住脾腎兩虛,氣陰兩傷這一根本,按照“治病求本”的原則,以益氣健脾,育陰補腎之法守方治療,在補益氣陰的同時照顧脾胃,其意義在于治療先天腎病的同時注意后天脾胃,方能取得長久服用滋補藥物未礙脾胃的結果。

該案用藥基本未變,看似簡單,然而仔細推敲,方能體會出其中道理,首先在辨證方面,患者長期蛋白尿,陰精虧耗,又見肢怠乏力,是為脾腎兩虛,氣陰俱傷之象。但長期服用激素之人,常見面色紅潤狀如滿月,且舌紅苔黃膩,此時應詳細詢問病史,辨證時注意區別假象,不要誤為實熱、濕熱,其實為氣陰兩虛。在治療上以益氣健脾,育陰補腎為法。用藥上補益氣陰兼顧脾胃,同時守方治療。這種對長期服用激素不能停減的患者,臨證時注意其虛象,治療時抓住補虛要點,守方治療的同時,逐漸停用激素的方法,在本書前面衄血案中曾有介紹。

另外,本例病案,當時用強的松每日10片尚難控制病情,經治療停用激素已有3年,病情穩定,從未復發。再次體現出了老師在治療中強調治病必求于本,緩緩調補,不求短期效果,追求長遠療效的風格特點。深刻地體會到中醫“辨證論治”的優勢,感到中醫學理論的博大精深,雖年少腎病,亦以陽生陰長之理,謹守病機,效不更方,故效顯著。至今趙某,仍在上學,生活等情況均如常人。

——本文摘自《臨證治驗錄》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