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厥臟燥(癔病重癥)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劉xx,女,41歲?!仓髯C〕因與單位同事口角,氣郁胸悶欲悲,繼而厥逆不醒,經廠醫針刺人中、合谷、足三里等穴逐漸緩解,但昏不知人,語無倫次,二目不活,醫又給魯米那、安定、冬眠靈等藥,仍未知人,亦不得眠,往診如前,手足厥涼,喜笑無常,切脈沉伏而澀。

〔辨證〕暴怒傷肝,氣郁神擾,四末為氣所阻,致成肝厥臟燥之候。

〔治則〕條肝行氣,解郁安神,以四逆散加味。

〔方藥〕南柴胡9克 炒枳實9克 生白芍9克 合歡皮15克 生甘草6克

按:上方為《傷寒論》少陰篇四逆散加減組織而成。方中以柴胡條肝、宣暢氣血;以枳實利胸隔之氣,輔助柴胡一橫一縱,使氣機得調;以合歡皮解郁和心志,寬胸理氣;以芍藥甘草湯柔肝育陰能緩其急。方藥之目的是使肝厥之證有所轉化,四末氣阻得以通暢,則手足厥涼自解。服藥2劑,手足厥涼已溫,夜寐較安,但仍不識人,出言無序,且多喜笑、脈來沉細稍弦。此氣郁已通,心神未宣,擬甘麥大棗湯法,以養心安神,潤燥緩急。

方二:北小麥30克 炙甘草6克 合歡皮15克 石菖蒲9克 大棗(切)10枚 朱砂面1.2克(分沖)

此方系《金匱要略》婦人雜病篇甘麥大棗湯加減。經云:“婦人臟燥,喜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甘麥大棗湯主之?!逼浒l病原因,多由情志抑郁,或思慮過度,心脾受損,致臟陰不足而成。本例亦因情志所傷,先以四逆散解其厥,后擬此方安其神,有養心安神、潤燥緩急的作用;更用菖蒲入心宣竅,芳香醒腦,朱砂鎮心清肝而定神明。故服一劑,即能識人,夜寐安和,語次如常,喜笑自然,問其病中語言一無所知。因其神志已清能夠望舌,苔呈微白,尖邊稍紅,脈沉細弦緩,知病去八九,囑早晚各服舒肝丸半丸善后,后其女告之痊愈。

小麥為禾本科,小麥屬,越年生草本、栽培作物,麥粒供藥用。味甘微寒,有補養心脾之功用。孫思邈云小麥能養心,與《素問》麥屬火、心之谷也相合。麥秋種夏熟,備受四時之氣,南方地暖下濕,不如北產者良,故甘麥大棗湯之小麥當用北小麥。又麥之癟者為浮小麥,本品性味甘咸涼,入心經,有養心氣、退虛熱、斂虛汗的作用。李時珍云“益氣除熱,止自汗盜汗,骨蒸虛熱,婦人勞熱。因汗為心之液,麥為心谷,浮者中空無肉,故能涼心,《醫方集解》牡蠣散用之,與小麥略有不同。

朱砂《神農本草經》稱丹砂,因湖南辰州產者為佳,故又有辰砂之名。本品為汞礦之硫化物,色紅或暗紅,用手指捻搓而其色不染手者為佳。性味甘微寒,入心經,有涼心安神、定驚解毒之功用,獨用、多用,令人呆悶。劉案臟躁一癥用四分作兩次沖服其量很少,即取其涼心安神之能,善治語言無序,喜笑無常。李東垣有朱砂安神丸,治心血不足,驚悸怔忡,心神顛倒,寤寐不安者,可資參考。

舒肝丸為經驗方,主要以柴胡、白芍、木香、厚樸、沉香、香附、郁金、延胡、陳皮、甘草等15味藥物組成。有舒郁平肝、和胃止痛的作用,上例病案每以半丸少量用之,是防香燥行氣之品傷陰耗氣,故不可多用、久服,中病即止。

肝厥為氣郁傷肝因而致厥者,即《素問·厥論篇》所云“暴不知人”?!秱摗?37條:“凡厥者,陰陽氣不相順接,便為厥,厥者,手足逆冷者是也”。厥癥是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面色蒼白,四肢厥冷,移時逐漸蘇醒為主證。但發病嚴重的,也有一厥不復,因而導致死亡者。秦越人治虢太子暴死尸厥,針百會及其它療法而蘇,系屬尸厥之癥。厥有寒厥、熱厥、氣厥(肝厥)、血厥、痰厥、水厥、暑厥、穢惡、食厥、蛔厥等分類。除寒厥因陰氣盛,熱厥因陽氣盛以外,其余諸厥多由氣機運行的突然逆亂所致。仲景治厥首重辨證,如寒厥的通脈四逆湯,熱深厥深的白虎湯,痰厥、食厥的瓜蒂散,水厥的茯苓甘草湯,氣厥的四逆散,蛔厥的烏梅丸等。這些都是在辨別厥屬何逆,分清寒、熱、虛、實進行選方用藥的,劉案肝厥即從氣郁著手,故用四逆散有效。

臟燥(多作臟躁)一癥,系臟陰不足,心陽內擾,以致出現喜笑、多語、心煩不寐等陽擾之證,“象如神靈所作”,實非有神靈也。在《素問·五藏別論篇》記有:“拘于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保ā爸恋隆敝羔t學理論)?!妒酚洝け怡o倉公列傳》里有“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的論述?!督饏T要略·婦人雜病篇》亦有“此皆帶下,非有鬼神”等語(帶下:泛指婦女經帶諸病,亦即帶脈以下為?。?。從此可以看出古人為醫者是不信鬼神的,今時之醫當然更不信此。余在山村巡回醫療遇此病癥多為婦女,均予解釋,以其山村僻壤之地多有迷信者也。因此,臟燥一病,實為陰虛陽擾,心神失守所引起的精神失常證候,故以甘麥大棗湯養心潤燥、甘以緩急之品論治,并非什么邪祟為患。

——本文摘自《臨證治驗錄》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