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加桂湯加附子、吳茱萸治療陰縮(性神經官能癥)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李xx,男,36歲?!仓髯C〕病已年半,因房事時精神緊張而致陽痿早泄,情緒惶惶,復因疲勞受寒,常常引起外陰縮入,不能自出,每當發作,則有胸悶吸短,周身難受不適,作前先感寒冷,繼而自覺有氣從少腹上沖直達巔頂,畏寒怯冷,尿頻量多,歷經各大醫院及中醫治療無效,亦曾自服參茸衛生丸多丸病勢如故,益增恐慌,以致一蹶不振,精神負擔很重,望其舌潤尖紅,苔略薄白,面帶愁容,切脈沉細稍有弦象,尺中弱小。

〔辨證〕肝為罷(通疲)極之本,腎為作強之官,下元虧虛,肝腎陰寒,復以精神緊張,體力過勞,遂致作強無能,宗筋失養,寒令收引,故而成為陽痿陰縮之癥。

〔治則〕調理陰陽,溫暖肝腎,以充下元。

〔方藥〕川桂枝12克 油肉桂6克 杭白芍18克 生姜片18克 黑附子9克 淡吳萸18克 炙甘草9克 大棗(切)12枚

按:上方系《傷寒論》桂枝加桂湯加附子、吳茱萸而成。仲景用桂枝加桂湯在《傷寒論》太陽上篇治“發奔豚,氣從少腹上沖心者",用桂枝湯調和陰陽,更加桂枝以助陽氣而止沖逆也。本例證屬下寒,宗仲景法,故選附子、肉桂、吳萸溫暖下元。以附子、肉桂入腎,走少陰補命火而消陰寒;用吳茱萸入肝,行厥陰燠宗筋而暖前陰。在調補陰陽的基礎上,溫暖下元以鼓舞命火,使其作強有能,陰縮得以恢復。

藥服3劑,病有欲作之感,但陰莖未縮入,唯每于進食或服藥之時,顯燥熱出微汗,為了防止熱藥過燥之弊,上方增芍藥為30克,甘草為15克,以酸甘化陰,榮筋緩急,繼服6劑。藥后陰縮發作大減,此肝腎已見燠暖,陰寒之氣仍不時有欲上沖之勢,額汗煩熱間作,易上好肉桂(紫油肉桂)3克,《神農本草經》在肉桂的主治中有“出汗止煩”之記載,故減量用上好之品以防之;并改吳茱萸作24克,桂枝15克連服4劑。服已莖未縮入,寒氣未沖,藥已中病,但慮額汗煩熱,溫燥之品傷陰,故方中減附子,并易桂枝9克,配合從陰補陽之老奴丸緩緩調補。又進上藥7劑,陰莖未縮,且有陽舉之感,肝腎得溫,舌津尚多,知未傷陰,故守方服,后用老奴丸調補竟愈。

本例房勞傷腎,陰精受損,精神緊張,宗筋弛縱,又當疲勞受寒,致成陰虛及陽,下元衰憊,陽不斂陰,寒氣上沖至巔,陽衰難以溫煦,陰盛令其收引,故而出現陰縮不用之重癥?!爸T寒收引,皆屬于腎”,因之以溫經暖腎益火消陰為主,以從陰補陽之法,使之陰陽和合,肝腎得補,下元自充;否則陰陽偏勝,寒氣不解,證難治愈。所以此案單以溫陽益火之品勢難挽回寒氣沖逆之證,而在益火消陰的基礎上,重用育陰入肝的芍藥甘草湯,一系桂甘的辛甘化陽,一為芍甘的酸甘化陰,能使從陰補陽,降逆沖氣,各安其宅,正如《素問·生氣通天論》中所說的“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的道理。李某陰縮一癥,審證求因,辨證論治,調補陰陽,致使一年多之疑難重證得以安復,諸證均消,“尺中弱小”之脈亦見有力矣。

肉桂為樟科樟屬,常綠喬木,樹皮供藥用。產自我國的廣東、廣西、四川、福建、云南及國外越南、馬來西亞等地。肉桂之種類及規格甚多,一般以皮厚、無白斑、油質重、氣味濃郁者佳;干燥、油少、帶澀味者為次品。桂樹樹干的厚皮稱“大板桂”;樹枝的皮條稱“條桂”;云南蒙自產者稱“蒙自桂”;一般以油多、色紫、有特殊濃烈芳香味者稱“紫油桂”,或稱“上肉桂”,以少許含口中,奔行十數里口中有津液者為極品。本草記有菌桂、筒桂、牡桂、版桂之殊,總以色紫肉厚氣香油多味辛甘者為良品。性味辛甘大熱有小毒,入肝、腎二經,能補命門相火,治下焦沉寒痛冷。因其氣厚味厚故能益陽消陰,用以鼓舞氣血,又可促使陽生陰長,少量使用亦能引火歸元。

老奴丸為經驗方,見于《清太醫院配方》,《中國醫學大辭典》亦有收集,系由熟地、山萸肉、枸杞子、菟絲子、肉蓯蓉、核桃仁、蜘蛛、馬蘭花、紫梢花、沉香等29味藥物組成。此藥能益陰助陽,培植真元,壯實五臟,添精補髓、長血脈、補兩腎、榮宗筋,乃起陽痿之良方。今人多不識此,易視老奴棄之,豈不知此方配伍甚妙,而且療效較高,如能更名配制則不失其真,亦能遞傳后世,豈不有益于人民。

——本文摘自《臨證治驗錄》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