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桂枝湯加味治療失眠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付某,女,37歲,2004年4月22日初診?;颊哂诎肽昵靶心懩艺g,手術之后睡眠較差,一直延續至今。每日入睡困難,直到凌晨兩點左右方可入睡,但睡后容易驚醒,至凌晨5點左右則不能再睡。最近工作忙碌,睡眠更差,每晚只能睡2小時左右,即使晚上服用“舒樂安定”也只能睡4小時左右,整日疲倦煩躁,痛苦不堪,特來就診??淘\:精神較差,心煩不寐,頭昏,肢體困重,口干口苦,納可,二便調,舌淡紅,苔薄白水滑,脈弦細。予柴胡桂枝湯加味,處方如下:

柴胡15g 黃芩10g 澤瀉20g 生曬參10g 生姜15g 大棗15g 生甘草10g 桂枝15g 白芍15g 法半夏20g 龍骨30g 牡蠣30g 白術20g

上方水煎服,每日1劑,服4劑。囑患者服藥期間保持心情愉快,停止服用“舒樂安定”。

4月26日二診:睡眠好轉,每晚未服“舒樂安定”也可睡4小時,但入睡仍困難,頭昏及肢體困重明顯好轉,自訴白天汗出較多,乏力。苔薄白而潤,脈弦細。上方加五味子10g、川芎20g,3劑,水煎服。

4月29日三診:患者睡眠改善明顯,昨晚已能睡5個多小時,自訴胃口大開,中飯一人竟能吃半只烤鴨,但覺晨起頭微痛。效不易方,上方4劑,水煎服。

秋后因胃痛前來就診,患者言每日可睡5~6個小時,再無反復。

【侍診心得】不寐之病因病機較為復雜,一般認為,痰、火、瘀、濕、虛是其病理根源,概其病機,乃由陰陽失調、氣血失和所致。本案失眠發生于膽囊摘除術后,其病機為少陽經氣不利,氣郁津滯,氣血不和。肝膽氣郁,郁而化熱,膽熱循經上擾心神則不寐;三焦不暢,津凝成為濕濁壅滯其間,陽氣不能入陰,陰陽失和,也可導致不寐。治療應當和解少陽,調和氣血,鎮靜安神,予柴胡桂枝湯加味。方用小柴胡湯疏少陽樞機,暢三焦水道,清少陽膽熱。人參合桂枝、白芍、大棗、龍骨、牡蠣,益心氣,補心血,安心神;合白術、大棗、生姜、半夏、澤瀉,益脾胃以助氣血生化之源,健脾胃以助水濕之運化。

二診之時,未服“舒樂安定”已可睡4小時,表明氣血陰陽有調和之象,因白天汗出較多且乏力,故加五味子合人參以益氣生津、斂陰止汗,合川芎調肝安神。三診之時睡眠已大有改善,且胃口大開,反映三焦氣血津液水道通利矣,故守方守法以資鞏固。

【按語】

(1)失眠致病機制,均與氣血津液盈虛通滯有關,其中尤以少陽三焦津氣出入受阻最為常見,《靈樞·邪客》篇謂:“衛氣……晝日行于陽,夜行于陰?!比胗陉巹t寐,出于陰則寤,如果邪客少陽三焦,形成痰濕阻滯,妨礙陽氣不能夜入營陰,陰不涵陽,即目不能瞑,古方半夏秫米湯、高枕無憂散等,均為此證設也。

(2)此案為氣津不利與氣血不足并見之證,故以柴胡桂枝湯加味,調暢氣津,補益氣血為主,安神為輔。辨證要點是不寐,神倦,肢體困重,口干口苦,舌淡紅,苔薄白水滑,脈弦細。加利濕之澤瀉,使其半夏、生姜、白術所治痰濕下行有路。臨證若濕盛,可再加茯苓、豬苓,即成柴桂五苓湯,通調三焦水濕力量更強。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