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原飲治療寒戰高熱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黃某,男,78歲。成都市農機學院家屬。1981年7月20日初診。1981年7月20日患病來我院附院治病。車到附院門前,恰逢陳老從附院經過,求治于先生。問其病情,家屬代述:寒戰高熱已逾數日,服用西藥無效。觀其舌邊深紅,苔如積粉,燥澀乏津,脈數有力,遂書方如下:

草果15g 檳榔15g 厚樸15g 知母15g 黃芩15g 白芍20g 生甘草10g

上方水煎服,每日1劑,連服3~6劑。

后病人家屬來告:上方連服5劑,熱退身涼。1個月以后,全身脫皮,撕之即落。再歷2個月,昔之兩鬢白發,由白轉青。因其全身表皮盡脫,弱不禁風,惟有臥床休養。次年春節以后,乃是黃公與其夫人結婚60周年,黃公興致勃勃,不聽夫人、子女之勸,堅持要起床與夫人攝影留作紀念,感受風寒,數日不起而逝,此公之逝,實有憾焉。

【侍診心得】吳有性在《溫疫論》中述達原飲能治療瘟疫初起,其時邪在伏脊之前,腸胃之后。并認為此處位居半表半里,即《素問·瘧論》所謂“橫連膜原”是也。陳老認為:連綴于內臟與軀體的膜,無處不有,無所不包,故稱膜原,是少陽三焦的組成部分。此證疫從口鼻而入,客于膜原,水道失調,濕濁阻滯營衛運行之機,陽氣不能達于體表,初起可惡寒戰栗,思近烈火,繼則郁極而通,體若燔炭,呈為濕遏熱伏的憎寒壯熱證象,苔如積粉,舌質紅,則為濕遏熱伏的診斷依據。蓋濕濁壅滯三焦則苔厚,熱為濕濁所遏故舌紅。此證治宜芳化濕濁以宣透膜原,決其壅阻以疏通三焦,俾穢濁去則水道通,營衛和而諸癥解。本方配伍存在兩個疑點:

①所治明是急性熱病,何以不用清熱藥物為主,而以辛溫燥烈的厚樸、草果、檳榔為其主藥?此證所以出現寒戰高熱,頭痛燥煩一派熱象,其實都是陽為濕遏使然。吳氏以樸、果為主,可謂獨具卓識,若不宣化濕濁而惟清熱是務,是只看到現象,不明本質,不僅不能愈病,反有損陽氣之虞。當然,若從疫邪考慮,大青葉、板藍根、黃連等藥亦未嘗不可加入。

②苔如積粉明是濕濁壅阻證象,何以要配生津的知母、白芍?此證苔如積粉,自是濕濁太盛。但因熱伏于內,濕受熱蒸,已呈濁結,所以苔厚捫之燥澀。若不先用生津之品令其津充,樸、果、檳榔也就難奏宣化濕濁功績。譬如棹有陳垢,必先以水潤之,而后始能去之。配伍生津和血的知母、白芍,即此義也。

【按語】此案給人兩點啟示:一是病后脫皮,證明皮下即是少陽三焦組成部分。此證是因津凝成濕,阻滯少陽三焦間隙,服用此方以后,濕濁一去,腠理空虛,皮膚失養,竟然脫皮,脫皮之后,弱不禁風,證明表衛不固,易感寒邪,亦是毋庸爭辯之論。二是相隔4個月以后白發轉青,證明濕濁阻滯三焦,也是發白機制之一。治療發白發落可以借鑒。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