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歸四逆湯加味治療下肢疼痛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李某,女,50歲,2008年4月20日初診。雙下肢疼痛2個月,加重10天。詢知患“糖尿病”10余年,經注射“胰島素”治療,血糖控制尚佳。近2個月來自覺下肢拘攣疼痛,沉重麻木,輕度浮腫,西醫診為“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自服“鈣片”效果不明顯。診見舌質淡,邊有瘀斑,苔根部厚膩,脈弦滑。陳老曰:此病機為瘀濕阻滯經絡,不通則痛,經絡阻滯不通,肢體失氣血濡養,故拘攣作痛,麻木沉重,取當歸四逆湯加味:

桂枝20g 茯苓20g 細辛10g 白芍25g 通草10g 炙甘草10g 赤芍20g 牛膝20g 桃仁10g 當歸15g 黃芪30g 大棗20g

上方5劑,水煎服,日1劑;藥渣再煎外洗患肢。

4月26日二診:服藥后拘攣作痛及水腫減輕,沉重麻木之感基本消除,吩咐上方繼煎5劑,內外合用。

5月3日三診:痛止腫消,上方繼服3劑,2日1劑,每日2次,以資鞏固。

【侍診心得】中醫對疼痛的認識多從不通則痛與不榮則痛認識,陳老謂這其實只是考慮到了氣血津液的盈虛通滯致痛,氣血津液的病變與經隧脈絡的病變息息相關。因此,提出了經隧脈絡的攣縮弛張致痛之病變及柔肝緩急之治法。對于拘攣一說,似有西化之嫌。其實早在《黃帝內經》中已有詳述,如《素問·舉痛論》謂:"寒氣客于脈外則脈寒,脈寒則縮蜷,縮蜷則脈絀急,絀急則外引小絡,故卒然而痛";《素問·臟氣法時論》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p>

本例患者下肢沉重麻木而痛,既有痰濕瘀血阻滯經絡之不通則痛,又有氣血虧損,形體失養之不榮則痛,尚兼經絡拘攣作痛,治宜三管齊下。取桂枝、細辛溫通血脈,赤芍、牛膝、桃仁、當歸活血祛瘀,通草、茯苓利水泄濁,此三組藥側重于通。黃芪、當歸、白芍益氣補血,側重于補。白芍、甘草、大棗解痙緩急,針對脈絡的攣縮。牛膝兼能引藥下行。

【按語】

(1)下肢沉重麻木,拘攣疼痛,輕度浮腫與舌質淡,舌邊有瘀斑,苔根部厚膩,脈弦滑并見,是辨證瘀濕阻絡,氣血兩虧的要點。

(2)本案于當歸四逆湯加黃芪,實寓《金匱要略》之黃芪桂枝五物湯,該方為治肌膚麻木不仁的常用方。

(3)對于經脈攣急的項背強急及肢體疼痛,陳老每以桂枝湯加減化裁為主。依據是該方中白芍擅長柔肝解痙,甘草、大棗亦是緩急止痛的要藥,投之能收柔肝緩急之功。其經驗是三藥用量宜重,劑量偏輕主要發揮補益之效。本案取效即與重用白芍、甘草、大棗密切相關。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