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臺烏藥散加味治療腹痛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1964年秋,陳老帶我校64級學生到宜賓市中醫院畢業實習診治一張姓男子,罹患怪疾。

患者自述:1年以前開始得此怪病,每日早晨6時聽到廣播“東方紅,太陽升”的廣播時,即腹痛難忍,廣播之后,腹痛即止,狀如常人,每日如此,從不間斷,余無不適。1年多來遍求當地名醫,均無寸效。舌淡紅苔薄白,脈弦偏沉。書天臺烏藥散加味,變散為湯付之:

臺烏藥15g 木香15g 青皮15g 炒茴香15g 炒良姜15g 檳榔15g 川楝子15g 巴豆10g(另包)

上方先以巴豆微打破,同川楝子、麩炒至外黑內黃,去巴豆及麩不用,共入煎劑,水煎服,每日1劑,3劑。

數日后,患者來告,服上方3劑后怪疾即愈。

【按語】本案系師課堂講授之例,因其奇特,錄之以饗讀者?;颊咂綍r如常,早晨腹痛,絕非器質病變。每晨6時聽“東方紅”即痛,并非厭惡此曲,而是氣溫較低,寒邪侵凝,經脈因寒而攣使然;加之心神長期感受刺激為誘因,遂呈筋膜緊張之象,才會應時而痛。肝主身之筋膜,全身經脈均由肝系筋膜組成,經脈因寒而攣,當從肝治。然而此案亦因心神之筋感受刺激才痛,也與心包有關。手厥陰心包與足厥陰肝經,《內經》伊始,就將心包之筋與三焦之膜歸屬肝系,從此中醫辨證都以足厥陰肝代替手厥陰心神之筋。此病雖怪,仔細分析,不難明確是因寒凝肝之所主經脈所致,自宜溫散肝經寒邪,疏通肝經氣滯,緩解經脈攣急,使寒散氣通,筋膜舒緩,疼痛自然緩解。

天臺烏藥散既可疏肝,亦可散寒,與證正合。方中烏藥疏肝理氣,散寒止痛作用甚強,其行氣通滯之功強于香附,故為主藥。木香、青皮調氣疏肝,小茴、良姜暖下散寒,檳榔直達下焦破其堅結,川楝子疏肝止痛,巴豆溫通破結,協助烏藥共呈溫通破結之效。其中木香、臺烏亦有解痙作用,謂其疏肝,指此言也。

學習本案應該注意研究理、法、方、藥各個環節的特點:該案病因責之寒凝,不僅人體組織結構因寒而收引,體內運行基礎物質也有寒即凝滯不通的特點,因此無論病在臟腑還是氣、血、津、精,皆以遇寒發作為其證象特征。既然證屬寒凝筋攣,自宜溫以散寒,辛以通絡,因此治法可以溫、通二字概之。天臺烏藥散內巴豆、川楝子是其主要組成部分,如果畏懼巴豆峻下而減去不用,則效果欠佳。方中巴豆與川楝子同炒,去巴豆而用川楝子,是利用兩藥之長,克服兩藥之短的一種炮制法。川楝子性味苦寒,用治寒凝筋攣證顯然與病性不符;巴豆系峻瀉藥物,逕用又恐傷損腸胃。以二藥同炒而只用川楝子,則川楝子苦寒之性去而疏肝止痛作用仍在;巴豆散寒破結性存而峻下弊病又可得以避免。二者同炒,一取其性,一取其用,通過炮制以揚長避短,是先賢制方經驗,不可等閑視之。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