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增生的中醫治療醫案:從肺脾腎論治前列腺增生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前列腺增生所致之癃閉,屬中醫急癥范疇,張景岳謂此為“最急最危之證,數日不通,則奔迫難堪,必致危殆”。其病位在膀胱,但與肺、脾、腎有密切關系。臨證之時要在究其致病之本,均勿一見此證,但知通利一法,勢必愈利愈閉,而犯虛虛實實之戒。

  一、治肺以理上焦

肺居上焦,為五臟六腑之華蓋,是水之上源,肺氣和利,則能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若治節不行,肺氣壅阻,不能通調水道,自然下輸困難,癃閉由生,基此,當治肺,調其治節,以助肅降,上源清,則水道自通。

例1:黃xx,男,51歲。

因小便不通,小腹脹迫難忍,急憋欲死一天就診,經查診斷為前列腺肥大,立即予以恥骨上膀胱穿刺,排出尿道液約300毫升,癥狀稍緩,數小時后病情又加重,遂作膀胱造瘺術引流排尿,術后邀中醫會診。診見:引流之尿液黃赤,口燥咽干,煩渴欲飲。舌質紅、苔燥乏津,脈兩寸皆數。證屬肺中伏熱,心火炎上,熱盛肺燥,清肅失職,水道不通,閉證由生。當從肺治,養陰潤燥為主,清心導熱佐之。仿李東垣清肺飲意。處方:

麥冬60克 黃芩6克 黃連3克 竹葉10克

二診:患者訴頭煎服后,覺有尿意而未尿,繼服二煎,須臾尿液從尿道排出,諸癥均減。原方減麥冬15克,繼服2劑,藥后小便通利如常,追訪未發。

  二、治脾以調樞機

脾為后天之本,主運化水谷,升清降濁。若升降失職,清氣不升,濁氣難降,勢必小溲不通。此“脾病不及,則令人九竅不通”、“中氣不足,溲便為之變”是也。此治在脾,宜調其樞機,益脾扶陽,復其升降之職,俾清升濁降,小溲自通。

例2:劉xx,男,70歲。

5天前因飲食不慎而嘔吐,隨之食欲減退,小便淋漓,服和胃通利中藥,反小便點滴不出,肛門指檢:前列腺肥大。曾以抗生素對癥治療,均無效果,遂用導尿管留置導尿,刻下:小便不通,食不知味,全身乏力,氣短易汗。面色白,唇淡無華。舌淡體胖,苔白微厚。脈沉細而弱。證屬食傷脾胃,中氣受損,升降失職,復又分利太過,徒傷正氣。治宜調其樞機,復其升降,溫脾益氣。方選補中益氣湯加味。處方:

黃芪30克 黨參15克 當歸10克 焦術10克 陳皮10克 炒麥芽10克 炙甘草5克 砂仁6克 升麻6克 柴胡6克 大棗3枚

服藥3劑后,除小便不通外,諸癥均減,守方繼進3劑,取掉導尿管,小便通利,惟尿次增多,此為老年腎氣虛弱之象,加服金匱腎氣丸而愈。

  三、治腎以助氣化

腎居下焦,為水臟,真元寓內,職司開闔,主二便。若腎陽不足,命火衰微,不能蒸騰氣化;或腎陰不足,陽熱有余,均可致開闔失常。此當治腎,或溫陽化氣,或堅陰助化。

例3:劉xx,男,70歲。

小溲堅澀,淋漓不暢,夜間較甚,遇寒加重。肛門指檢:前列腺肥大III?;颊呙嫔珶o華,神疲乏力,腰困腿酸,四肢欠溫,畏寒怯冷,頭昏耳鳴。舌淡體胖、苔白滑潤,脈沉遲細弱。此系命火衰微,氣血不足。治宜溫陽化氣,補益氣血,方選腎氣湯合補血湯加減。處方:

熟地24克 山藥12克 山萸肉12克 丹皮12克 澤瀉10克 茯苓10克 肉桂10克 牛膝10克 車前子(另包)10克 當歸10克 五味子10克 益智仁10克 生黃芪30克 附子15克 淫羊藿15克

連服3劑,小便始暢,守原方稍增損,先后服藥30劑,小溲如常人,至今未發。

——本文摘自《當代名醫臨證精華 男科專輯》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