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胃湯加味治療口干喜飲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史某,男,36歲,2007年6月14日初診?;颊呓?個月來口干喜飲,飲后不解,小便少而黃,咽喉干痛,納差,大便干燥,2~3日1次,自服“龍膽瀉肝丸”、“玄麥甘桔顆?!?、“三黃片”等效果不顯。因慮其糖尿病所致,在某醫院做OGTT試驗,結果屬正常范圍。診時舌質淡紅,苔黃膩。陳老曰:此濕熱內蘊,水津不布所致,治宜化濕和胃,稍佐養陰,予藿樸夏苓湯加減:

藿香20g 法半夏15g 厚樸15g 茯苓20g 竹葉15g 白蔻仁20g 杏仁15g 薏苡仁20g 麥冬20g

上方3劑,水煎服,日1劑。

6月20日復診:服上方口干未見減輕,并帶來前醫所開諸方。析諸醫之方藥,皆遵運化脾胃,清熱利濕之法。陳老笑曰:方藥對證,俱是高手之見。再細查其舌,見苔黃膩而干,思索片刻,謂反其道而行,令擬養陰生津,稍佐清熱化濕之法,予益胃湯加味:

沙參20g 玉竹20g 麥冬30g 天花粉15g 生地30g 石斛15g 山藥20g 黃連10g 杏仁15g 法半夏15g 蘆根30g

上方4劑,水煎服,日1劑。

6月24日三診:口渴明顯減輕,咽干,納差,大便干燥亦有好轉,苔已漸退。上方黃連用為3g、法半夏用為10g,繼服3劑。

6月29日四診:諸癥皆愈,病者要求服藥調理。觀其舌淡苔白,詢其平素常有胃納不佳,喜食熱飲,陳老囑咐以理苓湯調治。

【侍診心得】患者口干多飲,飲后不解,小便量少而黃,大便干燥,苔黃膩而干等癥,顯是濕熱內蘊,兼陰傷之證。濕熱蘊結體內,熱不得泄,濕不得去,熱邪傷津則津虧失潤,水濕停聚則津滯不布,故口干多飲。予化濕和胃,稍佐養陰之法當是正法。然3劑過后卻無寸功,反其道而行之,竟有效驗,何故也?陳老謂臨證如臨敵,貴在權宜機變,前醫之方,為我們提供很好的借鑒,反其道而行不失為辨治疑難雜癥之一大法門。

二診予益胃湯加杏仁、半夏等,是針對陰虛夾濕病機。用藥依據誠如張石頑謂:"素稟濕熱而夾陰虛者,治與尋常濕熱迥殊。若用風藥勝濕,虛火易于僭上,淡滲利水,陰液易于脫亡;專于燥濕,必致真陰耗竭;純用滋陰,反助痰濕上壅。務使潤燥合宜,剛柔協濟,始克有賴?!比剿幬锟煞秩悾旱谝活愑蒙硡?、玉竹、麥冬、天花粉、生地、石斛滋陰生津,六藥兼顧肺胃腎三臟;麥冬、生地用量尤重,取其潤腸通便之功。第二類用黃連、半夏、蘆根清熱化濕利濕,杏仁宣降肺氣,使氣化則濕亦化。第三類是山藥,補脾陰,健脾氣,以助脾的運化功能。諸藥合用,潤燥相濟,以潤為主,肺胃腎三臟同調,以脾胃為主,故陰虛夾濕之口干得以悉除。

【按語】

(1)二診擬養陰生津,稍佐清熱化濕之法,一是鑒于一診及前醫無效之訓;二是二診時苔黃膩而干,表明芳化之品加重陰傷,治不宜重蹈覆轍。

(2)本案口干喜飲與納差,苔黃膩并見,從清熱化濕和胃之法論治,予藿樸夏苓湯,乃是常法常方,未能奏效,值得探討。究其原因系津滯與津虧孰多孰少的權衡有偏。此例當系津傷為主。病者口干喜飲,飲后不解,若為津滯不布,應以思飲而飲水不多為特點,多飲則易呈胃脘痞悶不適之感,此其一;其二:復診時口干未見好轉,反見苔黃膩而干,是芳化藥物傷津耗液之佐證。濕熱之邪傷及脾胃,既可濕困脾胃,使脾陽不振,又因熱邪傷津,使胃陰受損。前醫及一診治疾,皆用芳化苦燥之品,使脾胃之陰受損。脾胃之陰虛損,納運功能減弱,化津無源,布津乏力,則津虧、津滯均未能改善??梢娕K腑之氣血陰陽的不通、太通、虧損都將影響臟腑功能的發揮,臨證選方遣藥,貴在調整氣血津液盈通虛滯而恢復臟腑本身生理功能。本案既提示臨證病情復雜,所治之疾,并非俱是投藥輒效;又反映陳老不墨守成規,善于圓機活法,靈活運用之大師風范。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