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肝解郁法治療低熱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低熱一證,臨床頗不少見,且大部分是非感染性的,現代醫學對此缺乏良策。祖國醫學對低熱的治療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認為本病的病因可由余邪未盡、氣虛、血虛、血瘀、陽虛,陰虛、食積等所致。因此創立了甘溫除熱法、養陰(血)退熱法、活血化瘀法及消食導滯等法。至于氣郁發熱在臨床也屢見不鮮,古代先賢早有“五志皆能化火”和“氣有余便是火”之說。肝為風木之臟,喜條達而惡抑郁,且內寄相火。故情志不舒,肝氣郁而不達,最易代熱生火。肝體陰而用陽,郁火日久最易傷陰,陰虛生內熱,造成惡性循環,發熱往往纏綿不解?!秲冉洝氛f:“欲伏其主,必先其所因”。此證之治當疏肝解郁,佐以養陰柔肝。

半年前曾治一46歲女性病人。主證是低熱半年余、伴呃逆頻頻,納谷不馨,失眠易驚,心煩易怒,胸悶不舒,舌尖微紅,舌苔薄白,脈弦細。西醫檢查未發現異常,某院曾試用抗生素、谷維素治療罔效。他醫以養陰清熱法治之亦不見功。因轉住我院,余詳問病史,得知患者有情志不舒事由,再參前醫之治。只有另尋新路,方可至柳暗花明之村。乃用疏肝解郁法,方宗逍遙散合越鞠丸加減。藥用柴胡、當歸、白芍、香附、白術,川芎、炒梔子、生麥芽、淡竹茹、青蒿、生甘草、白蒺藜。服三劑病情大減,上方去當歸、梔子,易茯神、酸棗仁,行進六劑。體溫正常,余癥亦隨之而愈。隨訪時患者一如常人,已恢復工作。

半年之低熱等癥霍然而愈,其因在肝郁得疏,肝脾(胃)調合之故也??梢?,治病必詳問病史,吸取前車之監,審證求因,辨證求本,才能提高療效。切不可見熱便清,對號入座。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