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艽鱉甲散治療發熱的臨床運用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秦艽鱉甲散,首載于《衛生寶鑒》,由鱉甲、地骨皮、柴胡、秦艽、當歸、知母、青蒿、烏梅八味組成。主治骨蒸盜汗,肌肉消瘦,唇紅頰赤,午后壯熱,咳嗽困倦,脈細數之證。清·汪昂把它的功用歸納為治療“風勞”。風勞即感受風邪之后,失治誤治,以致風邪傳里,發生內熱,消耗氣血,日久成勞。

余根據此意,在臨床當中運用本方,隨癥加減治療發熱,療效尚為滿意。

病案舉例:

李xx,男,69歲。1983年2月10日就診?;颊甙朐虑案惺茱L寒,發熱惡風,自汗。在某醫院診治,血象:白細胞18000/m3,嗜中性粒細胞79%,X線胸部透視:右下肺片狀陰影,密度增高,邊緣欠清晰。診為“右肺結核合并感染”。經用大量青、鏈霉素治療,癥狀有增無減,血象增高,白細胞計數22000~28000/m3,嗜中性粒細胞81~89%。故求余中藥治療。

證見:每于午后發熱,咳嗽自汗,面黃肌瘦,納谷不香,脈虛數,舌淡紅、苔薄白。體溫38.5℃,白細胞計數28000/mm3,嗜中性粒細胞89%。

辨證:氣虛邪戀,營血暗耗。

治法:養陰清熱,益氣固表。

方藥:秦艽10g,鱉甲12g,知母12g,地骨皮15g,當歸12g,青蒿10g,黃芪15g,烏梅10g,魚腥草30g。

服三劑,發熱、咳嗽已止,實驗室檢查:白細胞計數8400/mm3,嗜中性粒細胞71%,仍自汗。以牡蠣散加味三劑,諸癥悉除。

許xx,男,32歲。于1983年10月11日就診?;颊甙l熱10余天,體溫持續在39~40℃,在當地醫院經輸液及中藥治療,汗出、發熱暫時減退,但汗后發熱依然如故。納差,不能入睡,口干而渴,有時惡心。脈浮數稍大,舌質紅、苔黃膩而滑。

診斷:濕溫。

辨證:感受濕熱,邪戀氣分,耗傷營陰。

治法:清氣化濁,養陰消熱。

方藥:秦艽12g,鱉甲10g,知母12g,青蒿10g,地骨皮15g,生石膏15g,黃芩15g,佩蘭12g,藿香15g,白蔻皮10g。

服上方一劑,熱勢大減,體溫37.2℃,能安穩入睡,自行起床吃飯,惟自汗涔涔。寧上方減生石膏,加烏梅15g,繼進一劑,熱退癥消,飲食增加而愈。

李xx,男,34歲,于1983年2月20日診?;颊邇稍虑胺渴液笾鴽?。每于午后發低熱,體溫起伏于38℃左右,經中西藥治療不愈。證見:午后發熱,頭痛較甚,右鼻塞不通,有黃鼻痂,脈浮數而大,兩尺無力,舌淡紅、苔薄白,體溫38.1℃。

辨證:陰虛感寒,邪熱留戀,阻塞肺竅,上擾巔頂。

治法:養陰清熱,兼清上擾之邪。

方藥:秦艽10g,鱉甲10g,地骨皮15g,柴胡12g,青蒿10g,知母15g,連翹12g,辛荑10g,白芷10g,川芎12g。

服三劑,頭痛,發熱已止,鼻通痂除,唯服完兩劑的下午過勞,又覺低熱,約半小時,自行消失。繼服兩劑以資鞏固。

按:運用本方治療發熱,實際是治療外感熱病從常達變的一種變法。有“諸寒之而熱者,取之陰”之意。其病機既有外感以邪入里化熱,又有陰血不足。例一為年逾花甲、氣血虛衰,感邪之后,正虛邪實、雖重用大量抗菌素,仍正不勝邪,病勢日增,更傷氣血。使用本方,重加黃芪以固衛氣而奏效。例二為時值秋初,感受濕溫,持續高熱,邪入氣分,邪熱蒸騰,日久必耗陰血,加之屢用汗法,更傷陰液。故以本方為基礎,酌加清氣化濁之品而愈。例三則為陰虛感寒,失治誤治,延誤病機,入里化熱,有熱邪上擾之勢,在用本方養陰清熱基礎上,少加辛涼輕清之品,使病悉除。

運用本方治療發熱一證,其范圍不外素有陰虛或氣虛感受風寒,蘊熱于內,耗傷陰血,邪戀難除,或感受風邪失治誤治,風邪入里,變生內熱,耗傷氣血??倿檎撔皯?,遷延難愈。由于體質不同,病機各異,必須依證加減,方能獲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