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壓的中醫辨證分型和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高血壓病乃現代醫學之病名。屬祖國醫學的“頭痛”、“眩暈”、“肝陽”、“肝風”等范疇。本病大多是由肝火上擾、痰熱內盛、脈絡瘀滯、肝陽偏亢、肝腎陰虛、陰陽兩虛等所致。多年來筆者臨床對高血壓病的治療,分別采用滋養肝血、清肝瀉熱法;清化痰熱、和胃降逆法;理氣活血、化痰通絡法;滋補腎陰,平肝潛陽法;滋腎養肝法,養陰益氣法等六法,臨床療效滿意。茲分述如下,供同道臨證參考。

  1.滋養肝血、清肝瀉熱法

適應證:頭痛目赤,咽干口苦,心煩易怒,夜眠不寧,大便干結,小便黃赤,舌質紅,舌苔黃,脈弦數或弦勁有力。

證候分析:怒氣傷肝,肝膽火逆,上壅清竅,故頭痛目赤,咽干口苦。肝膽火旺,擾動神明,故心煩易怒,夜眠不寧。大便干結,小便黃赤,舌質紅、苔黃,脈弦數或弦勁有力,皆為肝火旺盛之象。

例一:劉xx,男,42歲,許昌市某廠工人。1980年8月24日初診?;颊咂剿匦郧楸┰?,易煩善怒,當日上午臨廁努掙,突發頭痛目眩,口苦欲吐,周身麻木,站立不穩,覺房屋有傾倒之勢。查血壓170/110mmHg,舌質紅,苔黃燥,脈弦數。此屬肝膽火旺,血虛生風之證。治宜滋養肝血,清肝瀉火。方用龍膽瀉肝湯加減治之,處方:龍膽草20g,梔子、黃芩各12g,生地15g,當歸20g,車前子30g(另包煎),川牛膝30g,鉤藤30g,地龍30g,白蒺藜30g,生甘草3g。9月2日二診:服上方8劑后,頭痛目眩,口苦欲吐均輕,唯周身麻木不減,舌質淡紅、苔微黃,脈弦。血壓150/100mmHg,察脈觀癥,知其獲效,仍守前方加雞血滕30g。繼服10劑后,諸癥悉除。測血壓四次均為130/85mmHg左右。又以龍膽瀉肝丸、杞菊地黃丸服月余,鞏固其效。一年后追訪,一切正常。

  2.清化熱痰、和胃降逆法

適應證:頭目脹痛,心煩而悸,面部烘熱,口干而苦,體質肥胖,小便色黃,舌尖紅、苔黃膩,脈弦滑。

證候分析:脾失健運,聚濕生痰,痰郁化熱,上擾心神,故頭目脹痛,心煩而悸,面部烘熱??诟啥嗍怯蔁釟馍涎姿?。體質肥胖,乃痰濕表現。小便色黃,舌尖紅、苔黃膩,脈弦滑,皆為痰熱內盛之象。

例二:王xx,女,54歲,市民。1978年5月22日初診?;颊咚赜懈哐獕翰∈?。近幾日因情志不遂,致頭脹痛加重,伴惡心口苦,咳嗽咯血,不思飲食,小便黃赤。查血壓180/115mmHg。舌質紅、有紫斑、苔黃膩,脈滑數。此屬痰熱內盛,胃失和降之證。治宜清化熱痰,和胃降逆。方用黃連溫膽湯加味治之,處方:黃連10g,黃芩12g,半夏12g,橘紅20g,茯苓30g,枳實20g,竹茹15g,菖蒲12g,鉤藤30g,川牛膝30g,白蒺藜20g,仙鶴草16g,炙甘草6g,生姜3片,大棗5枚。上方服20劑,諸癥悉除,血壓已穩定在140/85mmHg。半年后追訪,舊病未發,血壓正常。

  3.理氣活血、化瘀通絡法

適應證;頭痛如刺,胸痛心悸,失眠多夢,急躁易怒,下肢脹痛,舌質黯,有瘀斑或瘀點,脈沉澀。

證候分析:頭痛如刺,胸痛心悸,失眠多夢,急躁易怒是由情志不舒,氣機郁結,一者導致郁而化火,二者導致氣滯血瘀,瘀久化熱,火熱上炎,心神被擾。下肢脹痛,舌質黯、有瘀斑或瘀點,脈沉澀,皆為瘀血內停,阻滯脈絡之象。

例三:趙xx,男,46歲,干部。1974年7月4日入院?;颊呓鼉蓚€月來,自覺頭痛胸痛,時輕時重,近一周頭暈、頭痛如刺并加重,伴有胸痛煩熱,心悸失眠,夜間盜汗。檢查:膽固醇410mg%;心電圖S-T段有明顯心肌缺血型改變,血壓190/118mmHg。舌質暗紅,尖有瘀點,脈沉細澀。此屬瘀血內停,阻滯脈絡之證。治宜理氣活血,化痰通絡。方用血府逐瘀湯加味治之,處方;當歸20g,赤芍15g,川芎12g,生地15g,紅花、桃仁各12g,枳殼15g,川牛膝30g,柴胡、桔梗各12g,丹參、茺蔚子各30g,生甘草3g。上方加減進退,并配服成藥血平片(每次5片,每日三次)。共住院治療51天,諸癥消失,血壓穩定在130/80mmHg,膽固醇、心電圖均有好轉,于1974年8月23日出院。1975年5月追訪,血壓穩定,頭胸痛未發。

  4.滋補腎陰、平肝潛陽法

適應證:頭暈,抽痛,性情急躁,目花耳鳴,失眠,肌肉跳動,舌肢麻木,舌尖、邊紅,舌苔黃,脈弦數。

證侯分析:腎陰虧虛,肝火偏旺,上擾清竅,故頭暈,抽痛,性情急躁,目花耳鳴,失眠。肌肉跳動,舌肢麻木是由陰血虧虛,筋失榮養所致。舌邊、尖紅,舌苔黃,脈弦數皆為陰虛火旺之象。

例四:張xx,女,57歲,教師。1980年5月22日初診?;颊咦允鲱^痛頭暈近五年,經某醫院檢查,診為“高血壓病"來診時頭兩側(太陽處)痛,眩暈耳鳴,失眠多夢,口干而苦,急躁善怒,大便干結。查血壓180/110mmHg。舌尖紅、苔微黃,脈弦細數。此屬肝陽偏亢之證。治宜滋補腎陰,平肝潛陽。方用天麻鉤藤飲加減治之,處方:天麻10g,鉤藤(后下)30g,黃芩12g,川牛膝30g,菊花12g,決明子20g,桑寄生30g,杜仲20g,益母草各15g,白蒺藜20g,生牡蠣、珍珠母各30g。5月27日二診:上方連服10劑,頭痛頭暈明顯減輕,夜寐已寧,但仍輕微耳鳴,查血壓146/94mmHg,守前方加磁石30g。上方又服10劑,諸癥悉除,血壓140/90mmHg。囑其常服杞菊地黃丸以善其后。一年后隨訪,一切正常。

  5.滋腎養肝法

適應證:頭暈眼花,腰酸腿軟,遺精耳鳴,記憶減退,精神不振,失眠心悸,夜尿頻多,舌尖紅,苔薄白,脈細弱。

證候分析:《靈樞·海論》:“髓海不足,則腦轉耳鳴?!蹦I主骨,生髓,通于腦,與肝同源,精髓不足,肝血虧虛,不能上奉于腦,故頭暈眼花,記憶減退,精神不振,失眠心悸。腰為腎之府,腎虛則腰酸腿軟,遺精耳鳴,夜尿頻多。舌尖紅、苔薄白,脈細弱皆為肝腎陰虛之象。

例五:孫xx,男,52歲,干部。1979年7月2日初診?;颊哳^暈耳鳴已三年余。近兩個月來,自覺頭暈加重,乏力納差?,F證見:腰酸腿軟,失眠遺精,汗出心悸,視物模糊,形體消瘦,神疲倦怠,連查三次血壓均為190/115mmHg左右,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細弱。觀其脈證,此屬肝腎陰虛之證。治宜滋腎養肝。方用六味地黃加減治之。處方:生地15g,丹皮12g,山萸肉10g,制首烏30g,桑寄生20g,龜板15g,川牛膝30g,決明子20g,生龍骨、生牡蠣各15g,澤瀉12,砂仁10g,炒棗仁12g,守服原方45劑,頭暈減輕,飲食倍增,休重增加,諸癥悉除,病告痊愈。半年后追訪,血壓穩定,一切正常。

  6.養陰益氣法

適應證:頭昏且暈,耳鳴,畏寒肢冷,面色?白,腰膝酸軟,陽痿滑精,失眠多夢,小便頻數而清長,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細或結代。

證候分析:房勞傷腎,下元虧虛,腎氣虛不能上充,故頭昏且暈,耳鳴。腎陽虛衰,其陽氣不達于外,故畏寒肢冷,面色?白。腰為腎之府,腎陽虧虛,精關不固,故腰膝酸軟,陽痿滑精。精血虧損,不能奉心,故失眠多夢。小便頻數而清長,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細或結代皆為陰陽兩虛之象。

例六:何xx,男,37歲,農民。1976年4月16日初診?;颊甙肽昵俺8蓄^痛,未作診治,于1976年3月份因暈倒而赴某醫院檢查,被診斷為“高血壓病”(當時血壓為190/120mmHg)。服藥后,血壓降至170/100mmHg,但癥狀未減,近一個月來,頭昏不清,心悸短氣,腰腿酸軟,形寒肢冷,陽痿遺精,全身乏力,大便稀溏,小便清長,查血壓為200/120mmHg,胸部X線透視左心室擴大。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細。此屬陰陽兩虛之證。治宜養陰益氣。方用金匱腎氣湯合二仙湯加減治之。處方:仙靈脾、仙茅各12g,附子10g,肉桂5g,杜仲30g,桑寄生20g,首烏30g,阿膠15g(烊化),丹參20g,磁石、紫石英各15g。上方服20劑,諸癥均輕,血壓已降至150/90mmHg,但因過勞而癥狀又重,再遵上方10劑,癥狀緩解,血壓穩定,囑其常服金匱腎氣丸以鞏固療效。一年后隨訪,身體基本健康。

小結:上述六法,是筆者臨床治療高血壓病所常用的方法。然臨床見到的高血壓病,變化多端,錯綜復雜,病同證異,這就要求臨證時細審辨證,靈活變通,既不可固執一法一方,更不能機械地進行論治??傊?,高血壓病治療的過程中,必須把辨證貫徹始終,只有藥證合拍,才能獲得著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