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羊丸治療食管癌的臨床療效

  • A+
所屬分類:驗方大全

食管癌,中醫叫噎膈證。噎為吞咽梗噎不順,膈是胸膈阻塞,統稱噎膈。余在數十年治療噎膈證的臨床實踐中,運用劇毒藥品馬錢子獨味,經過加工炮制,制成全羊丸,療效顯著,介紹如下:

 全羊丸的組成及制作方法:

馬錢子20kg,用米泔水浸泡49天。每天換一次米泔水,每次用小米3斤淘水。把泡了49天的馬錢子用小刀一個一個剝去皮毛,洗凈再用黃酒浸泡(淹住即可)48小時。用以下20味草藥研面:

蒼術90g,陳皮90g,半夏90g,厚樸90g,黑山楂90g,枳殼90g,香附90g,藿香90g,砂仁90g,上肉桂60g,紫豆蔻90g,沉香60g,麥芽120g,谷芽120g,廣木香45g,建曲90g,烏藥90g,青皮90g,紅豆蔻90g,炙甘草30g。

上述諸藥面與酒浸后的馬錢子混到一起,攪拌均勻,殺大白公羊兩只,把肚割開,皮毛內臟均不動,將拌好的馬錢子填到羊胸腹腔內,用繩子縫住,放入添上凈水的大鍋內煮沸,從把鍋燒開時起,到停止燒火,行四個半小時左右(當時是金香三柱的時間),把羊撈出來,拆開肚子,取出馬錢子,用水洗凈,用黃酒浸潤,將羊埋掉(因有毒不能吃)。

將黃酒浸潤的馬錢子切片(每片1mm厚)曬干。用文火把凈沙炒熱,放進馬錢子片,炒成黃褐色,然后粉成細面,煉蜜為丸,每丸重1.5g,每次服1~2丸,每日服二次。

 方義及其功能:方中馬錢子,苦寒有大毒,入肝脾二經,有通經散結,消腫解毒,抗癌之功,為主藥。以蒼術、陳皮、半夏、厚樸、枳殼、香附、烏藥、青皮、沉香、廣木香理氣降逆、燥濕去痰消痞;砂仁、紫豆蔻、紅蔻、肉桂溫胃健脾;藿香、谷芽、麥芽、建曲、山楂和胃消導為佐,共奏散結除癌之功。

  病案舉例

蘇xx,女,52歲。

患者性情急躁,好生悶氣,于1969年8月份自覺進食時噎氣,呃逆,偶爾嘔吐,此后食量大減,咽食困難,起病月余,每頓僅能喝半碗米湯、奶粉等流質食物,胃中自覺食物停滯,并伴胸骨后灼痛,夜不能眠,逐漸流汁吞咽亦覺困難。經某醫院X線造影,食管中下段約4~5cm處鋇劑通過受阻,邊緣略顯不整,確診為“食道癌”,9月8日來我院就診。

患者精神疲憊,消瘦,面色萎黃,呈痛苦面容,脈沉細,舌紅、苔薄。用全羊丸治療,每服二丸,日服二次,配合中草藥隨癥加減治療。連用一周后,自覺吃流質飲食順利,又連續服用半年,飲食正常。1970年4月,X線造影復查,食管中段顯示好轉。6月16日鋇餐造影,食管恢復正常。12月12日,又造影復查,食管無異常變化,患者已無任何不適感覺,能夠料理家務,并至今病情未再復發,身體良好。

秦xx,女,41歲,工人。

患者于1969年8月,在一次吃蘋果時偶爾感到噎,食物吞咽尚不困難,此后逐漸加重。9月17日,經某醫院X線造影,發現食管中下段交界約2.5cm處管壁邊緣毛糙,食管狹窄,確診為“食管癌”,來我院治療。日服全羊丸一至三丸,并配合中草藥對癥治療五十余天,自覺癥狀逐漸消失。11月6日又X線拍片,食管中段邊緣毛糙、食管狹窄均有明顯好轉,又繼續治療月余。12月12日X線造影,食管病灶消失,功能正常,患者已能吃普食。后又食管造影多次檢查,食管功能正常,一年后身體良好,已上班工作。

王xx,女,63歲。社員。

患者1969年8月感覺胸部沉,刺痛連續發作,兩月后飲食吞咽不利,有明顯噎塞感,逐漸加重,僅能進流質食物,隨到西郊醫院X線鋇餐透視,診斷為“食管中段癌"。10月11日,在某醫院X線鋇餐造影,仍診斷為“食管中段癌”。繼做鉆放射治療十八次(10月15日~11月7日),放射量達3900倫零后,患者體質逐漸消瘦,皮膚枯槁脫屑,進食困難。白細胞下降至4200/mm3。11月14日X線拍片檢查,癌變接近梗阻,病情加重。12月7日來我科就診,證見:身體消瘦,精神疲憊,語聲低微,舌苔黃白,脈沉細。用全羊丸治療,并針對放射后的癥狀,配合清熱解毒、養陰潤燥的中草藥治療,四十余天后,病人自覺癥狀基本消失,白細胞上升到7600/mm3,又經X線拍片復查,食道壁光滑,腫瘤消失。

小結:全羊丸是我自擬處方,門診和住院治療上千余例,沒有發現中毒及不良反應(但必須按上述加工制作工藝進行),對早期食管癌癥療效明顯,能夠控制腫瘤發展,對晚期食管癌患者,能夠緩和癥狀,延長壽命,有效率可達80%以上,也有少數病例治愈,從1969年~1982年患食管瘤被治愈,且至今沒有復發、沒有轉移的患者,尚有數十人。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