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道蛔蟲癥的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張xx,女,30歲,農民。1973年1月5日初診。主訴:右上腹部陣痛,吐酸苦水,痛甚時曾吐出蛔蟲三條。在本公社衛生院醫治,服止痛片、注射止痛針均無效。

癥狀:右上腹部陣痛,上擾胸背,劇痛難忍,嘔吐酸苦粘液,手足厥冷,痛處拒按,轉側不安,時痛時止,時輕時重,不思飲食,大便拉過兩次蛔蟲。

檢查:脈象沉緊,舌質黯紅,舌苔淡白。右上腹部按之則痛,肝脾不腫大,面色發白,頭出冷汗,表情痛苦。鞏膜有灰籃色蛔蟲斑塊,口唇干燥。

辨證:中焦虛寒,蛔蟲不安,上擾竄入膽道,痛而吐蛔。

治則:溫中祛寒,驅蛔止痛。

方藥:烏梅丸加減,作湯劑煎服。

  處方:

1、好醋30ml,花椒5g。加水一茶杯,熬沸,去花椒,徐徐飲下。

2、烏梅肉30g,細辛3g,附子10g,干姜10g,花椒10g,肉桂10g,黃連10g,黃柏10g,當歸10g,玄胡12g,川楝子12g。每天煎服兩次,徐徐飲下,防止引起嘔吐。

元月7日二診:服藥兩劑,疼痛緩解,飲食好轉,手足溫和,大便一次未下蛔蟲。處方:檳榔20g,使君子15g,牽牛子15g,川楝子15g。濃煎去渣,空腹飲下,早晚各煎服一次,紅糖30g沖入。

元月10日三診:自述服藥一劑排出蛔蟲十余條。腹痛好轉。

按:蛔厥病的證治早見于《金匱要略》,張仲景云:“蛔厥者,烏梅丸主之”。本病多因中焦虛寒,平素不注意飲食衛生,蛔蟲寄生于胃腸之中,臟氣虛寒,蛔蟲從腸道上竄入膽,竄擾不安,膽道郁熱,寒熱錯雜之蛔厥病,故以寒熱并用的烏梅丸加減。因蛔蟲得酸則止,故重用米醋、烏梅;得辛則伏,故用姜、附、細辛、花椒以溫中止痛;得苦則安,故用黃連、黃柏、川楝子等以清膽道之熱;待痛止之后繼以檳榔、使君子、牽牛子等驅殺蛔蟲,使蛔去而痛自愈。

結語:蟲證以飲食不潔為主因,致脾胃不和、運化無權,則為諸蟲之賴以寄生腸道的內在因素?;紫x多喜居于腸道,或上竄入膽,使氣機壅滯不通而致腹痛時作?;紫x在腸或膽中吸吮水谷精微,使脾胃功能紊亂,寒濕、濕熱叢生而錯雜,故多以烏梅丸安蛔止痛驅蟲。因烏梅丸中酸、辛、苦三味俱全,"蛔得酸則靜,得辛則伏,得苦則下”此柯韻伯言之妙。蟯蟲則為大腸濕熱所致,其癥痛癢難忍,內外合治,方可奏效。故內服殺蟲除濕清熱之劑,外用雄黃、枯礬、梅片等,收效滿意。

總之,當治療本病時,首辨病之新舊與虛實。若體質壯者,以驅蟲為主,體虛不甚明顯者,先驅蟲,后調理脾胃,以善其后;體虛者,暫不宜驅蟲,待調理脾胃,使機體復原,方可驅蟲;或扶正驅蟲并行。且不可只顧驅蟲,而忘了扶正,使邪去而正衰。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