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汗的病因病機,盜汗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盜汗《內經》中稱寢汗,即以睡后汗出、醒后漸止為特征,此是一個常見的癥狀。多屬虛勞之證,尤以陰虛者多見。主要由于陰臟熱擾,心液外泄所致。此外也有因陰火盛者,有因于肝熱者,當辨其因而治之。

  盜汗的中醫治療醫案一

李xx,女,60歲,農民。1975年4月4日初診。數月來發生低燒,以午后和晚上為甚,夜間入睡出汗。曾經本公社衛生院醫治無效。伴見頭暈、心悸、煩躁、失眠、惡風、怕冷、口干、少氣乏力,食欲減少、精神不振等癥。

檢查:脈象虛數無力,舌質淡紅、光而無苔,口唇干燥而色不澤。心音弱而心率快90次/分。

辨證:年老體虛,心腎不足,陰不斂陽,腠理不密,故夜出盜汗、惡風。

治則:益氣養陰,固斂止汗。

方藥:當歸補血湯合桂枝龍牡湯加減。

處方:當歸12g,黃芪20g,桂枝10g,白芍15g,生地、熟地各15g,生龍骨、生牡蠣各30g,山萸肉15g,知母10g,熟棗仁15g,浮小麥30g

4月20日二診:服藥12劑,低熱止,盜汗減少,頭暈、心悸亦輕。脈虛緩無力,舌質紅,舌苔初現薄白色。繼服上方。

5月8日三診;盜汗全止,低熱消失,食欲好轉,脈虛緩,舌質紅、苔淡白,血壓130/80mnHg。改服歸脾丸兩盒,每日三次,每次一丸。一個月后基本恢復健康。

按:本例患者年已花甲,氣血本虛,因在春節間操勞過累,心腎陰虛,陰不斂陽而致盜汗不愈。方用當歸、黃芪氣血雙補、陰陽相濟而止汗;用生地、熟地、山萸肉大補腎陰以斂陽;桂枝、白芍調和營衛,龍骨、牡蠣固斂止汗;知母、酸棗仁寧心安神,使陰復陽守,陰陽調和,盜汗全止而愈。

盜汗的中醫治療醫案二

張xx,男,12歲,學生。1984年元月2日初診。

于上月初患重感冒,憎寒發熱,頭暈頭痛。體溫39~40.0℃。在鄭州某醫院住院醫治,好轉出院,但低熱不止,頭身出汗,又經某醫院檢查血、尿,X線透視胸肺均無特殊病變。曾注射幾種抗菌素針,內服清熱消炎類藥物已22天,不見好轉。

癥狀:面色?白,全身出虛汗,夜出盜汗,午后及夜晚低熱(體溫37.5℃),惡風,頭暈、心悸,口干不渴,食欲不振,精神不振,二目無神,大便不利,小便黃少,手足心發熱。

檢查:脈象虛數無力,舌質紅而無芒??诖礁稍?。體溫37.5-38.0℃.

辨證:因初病感受外邪,營衛不和失于調治,藥用大量抗生素、安乃近等,汗出過多,氣血營衛俱傷,導致陰虛內熱。又反復內服安乃近片,導致陰陽營衛俱虛,故低熱不去,虛汗不止。

治則:養陰清熱,固表止汗。

方藥:二地清陰湯合鱉甲青蒿湯加減。

處方:生地18g,地骨皮15g,知母12g,銀柴胡10g,青蒿12g,生白芍12g,連翹10g,生鱉甲20g,白薇10g,黑梔子10g,白茅根30g。水煎兩汁,約600m1,每服200ml,一日服盡。

元月6日二診:服藥三劑熱輕汗少,無不良反應,繼服。

元月15日三診:夜出盜汗減輕,低熱漸減,食欲好轉,但白天出虛汗,每逢吃飯則出汗不止。脈虛數無力,舌質紅潤、仍無苔。依上方加減。處方:當歸10g,綿黃芪15g,知母10g,生白芍12g,地骨皮15g,防風6g,青蒿15g,銀柴胡10g,生地12g,生鱉甲20g,白茅根20g

2月25日四診:低熱消失,盜汗已止,吃飯時仍出虛汗。脈虛緩無力,舌質紅,舌苔微現薄白苔。體溫37.2℃。繼服上方。間日一劑。

3月1日五診:低熱、出汗均止,飲食增加,大小便正常,體溫37.0℃,脈緩無力,舌苔薄白。繼服三劑鞏固療效。于3月16日來訴,病情基本痊愈,已堅持上學。

按:本例患者因感冒常服安乃近、注射抗生素針等大量出汗,導致陰虛內熱,營陰不足,衛陽不固,低熱不止,盜汗、自汗出。方用生地、骨皮、知母等養陰清熱合鱉甲青蒿湯加減以消骨蒸之熱;由于病久,衛陽亦虛,增入玉屏風散加減而自汗漸止,低熱消失,逐漸痊愈。

盜汗的中醫治療醫案三

李君,四十余,盜汗數月,周身發軟,脈左細弱,右寸關虛大。此為陰虛陽浮,當用鎮攝固斂之法。

生黃芪9g,生龍骨9g,生牡蠣9g,浮小麥9g,桑葉9g,茯苓9g,生地9g,白芍9g,當歸9g,麻黃根6g,炙甘草5g。水煎服。

一劑輕,二劑愈。

按:此治盜汗之通用法,麻黃發汗,麻黃根止汗為此方之特性。余每遇盜汗之重者,兼用六味地黃丸,收效頗好。

結語:盜汗一證多屬虛勞之證。尤以陰虛為多見。癥見盜汗,煩熱,口干,脈細數等為陰虛熱擾,心液外泄之證,治宜養陰清火??捎靡骊帨??;鹜?,用當歸六黃湯。亦有陰火盛者,宜用正氣湯(炒知母,炒黃柏,炙甘草),亦有因肝熱者,宜用龍膽散(龍膽草,防風)以清肝熱。若盜汗較甚者,可加浮小麥、煅龍骨、煅牡蠣,以斂汗固澀。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