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證的病因病機,甘麥大棗湯治療郁證醫案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郁證是指郁滯不得發泄,或情志不舒,氣機郁結所引起的一些病證。本病以精神抑郁,情緒不寧,胸脅脹滯,頭暈頭痛,失眠健忘,或易怒善哭,咽中似有物梗阻等為臨床主要特點。郁證的成因,總不離乎七情所傷,漸而引起五臟氣機不和。故《靈樞·口問》說:“悲哀憂愁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逼洳C為體質素虛,臟腑陰陽氣血失調,若遇情志所傷,易發郁證;或思慮不解,久郁傷脾,脾運失常,郁而生痰,痰氣郁結,聚濕停留,痰濕互結,而導致郁證;或氣滯日久,必致血瘀,而發本病??傊?,郁證初先氣郁,而后濕、痰、火、血、食等也隨之而郁,從而發病。故朱丹溪創立六郁學說,對郁證來說有其臨床指導意義,六郁之論,尤以氣郁為主。

郁證的范圍,包括現代醫學的神經官能癥、高血壓病、慢性胃炎、潰瘍病、癔病、慢性咽炎、更年期綜合征等。

醫案一

李xx,女,21歲,農民。1980年8月13日初診。

精神失常月余。平時精神抑郁,表情淡漠,哈欠頻作,悲傷欲哭,胸脘痞悶不舒,按之不痛,納差寐少,干嘔,舌苔微黃膩。脈弦數關滑。

診斷:臟躁。

證屬:肝氣郁結,化熱傷津,脾胃素寒,寒熱互結于心下,心脾津液不足之候。

活法:養心安神,開降胃氣。

處方:甘麥大棗湯合半夏瀉心湯。

黃連3g,黃芩9g,半夏12g,干姜9g,黨參9g,灸甘草9g,小麥30g,大棗4枚。

復診(8月17日),服藥三劑,納食增進,干嘔及脘悶俱去,哈欠已少,情志表現有所好轉。胃氣已開,心脾陰津來復,單用甘草10g,小麥30g,大棗4枚。連服10付,諸癥霍然,至今未再復發。

醫案二

王xx,女,18歲,河南省沈丘縣人。于1978年5月12日初診。

患者因婚姻未遂,表情抑郁,悲傷欲哭,喜怒無常,頻頻哈欠十余天。脈弦細數,舌質淡紅、苔薄白,診為臟躁,投以甘麥大棗湯8劑而愈。

按:臟躁多由情志內傷,所愿不遂,郁結日久,化火傷陰,臟腑陰津不足而致。其臨床表現以心肝脾陰虛為主?!秲冉洝吩疲骸案慰嗉?,急食甘以緩之”。故用甘麥大棗湯養心安神,滋陰和中。例一病期較長,屢經治療,難勉以寒涼之品瀉之,方見郁結之邪熱與寒氣互結之痞證。故取半夏瀉心湯,用黃連、黃芩之苦寒,半夏、干姜之辛溫。寒熱并用,辛開苦降以消其滿,止其嘔。復用黨參、甘草、大棗以補瀉兼施,病去而正復,扶正而不滯邪。

結語:郁證要明辨虛實,分別治療。實證當以疏肝理氣為主,配以化痰、消食、利濕、行血、清熱之劑;虛證當以益氣養血為法。臨床時以實證多見,若肝氣郁結者,治宜疏肝理氣;若氣郁化火者,治宜清瀉肝火;若痰氣郁結者,治宜利氣化痰。虛證少見,如氣郁血虛,治宜養血安神;如陰虛火旺,治宜滋陰清熱,寧心安神。同時開導病人,使患者心情舒暢,精神愉快,這樣有助于療效的提高。

本病二例,治療均以甘麥大棗湯為主方,例一因病久,郁熱與寒氣互結,故配以半夏瀉心湯寒熱兼治而取效。當然郁證類型甚多,其證型不同,施治亦異,要根據不同的理法,恰當的選方用藥。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