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柴胡合小陷胸湯加減治療腹痛腹脹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李xx,男,24歲,工人。1984年2月5日初診。飽餐飲酒后4小時,感上腹部劇痛,痛引兩脅及左腰部。先惡寒,繼則發熱,口苦惡心,腹脹便秘,無胃病及蛔蟲病史。

檢查:表情痛苦,呻吟不已,胸腹灼熱,上腹脹,有壓痛,以左側明顯。體溫38.8℃,血壓正常。血常規檢查:白細胞計數14000/mm3,嗜中性粒細胞86%,淋巴細胞14%。血清淀粉酶500單位(蘇氏法)。舌質紅、苔黃膩,脈弦數。

辨證:肝膽氣滯,郁而化熱,胃腸積熱,升降失調。

治法:疏利肝膽,通腑瀉熱。

方藥:大柴胡合小陷胸湯加減。

柴胡12g,黃芩10g,白芍15g,木香10,玄胡10g,生大黃15g,川樸10g,川楝子6g,枳實10g,全瓜蔞20g,半夏10g,連翹10g。

二診(2月6日):上方日進2劑,大便五次,瀉下粘臭便甚多。上腹脹痛減半,僅有低熱。上方小其量日服一劑,續進三付。

三診(2月9日):腹脹、腹痛、發熱消失,唯口苦納呆,以疏肝和胃化濕調治。方如下:柴胡6g,黃芩6g,薏苡仁15g,白豆蔻10g,川樸花10g,半夏10g,連翹10g,蒲公英10g,谷芽、麥芽各12g,甘草6g

四診(2月12日):上方服三劑后,諸恙悉平,血淀粉酶及血常規檢查均正常。囑停藥注意調理飲食。

按:本案西醫診斷為“急性胰腺炎”。綜合舌、脈、證,辨證為肝膽郁滯,胃腸積熱,傳導失常,升降失調。飽食飲酒易生濕熱,本例是熱重于濕。初診時用大柴胡合小陷胸湯加減治療。方中柴胡、黃芩、木香等疏利肝膽;大黃、全瓜蔞、枳實、川樸,半夏等瀉熱通腑,行氣導滯,降逆止嘔;玄胡、川楝子、白芍疏肝理氣止痛;連翹清透郁熱。初診以此方日進兩劑,是遵急癥急攻、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之意。果然收到腹痛頓減熱退的效果。若杯水車薪,豈不延誤病情!因邪熱退腑氣通,二、三診則按原方加減,調治而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