脅痛(無黃疸型肝炎)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孫xx,男,31歲,海員。1966年2月29日初診。主訴:脅痛一年。

病史:于一年前開始脅痛,腹脹食少,三月后在上海某醫院檢查,確診為:“無黃疸型肝炎”。住院治療七個月后,效果不佳。前來求余診治。

癥狀:右側脅肋疼痛,痛徹肩背,身熱,惡心嘔吐,食欲不振,厭油膩,口吐酸水,大便不調,小便不暢,舌淡、苔白,脈弦細無力。

辨證:肝郁氣滯,氣郁化火。

治療:疏肝解郁,清熱瀉火。

方藥:當歸10g,柴胡10g,生白芍15g,茯苓10g,茵陳15g,板藍根15g,大黃6g,木通10g,甘草3g,白糖(引)。三劑。

二診(3月1日):服藥后,大便已調,證狀略有緩解。上方去大黃,加白術10g,澤瀉10g。再進。

三診(3月3號),上方加羚羊角3g,川山甲10g,龜板10g,鱉甲10g,再進十劑。

四診(3月14日):脅痛減輕,仍有惡心、噯氣、乏力等,脈弦。上方改用:當歸(土炒)10g,白芍10g,柴胡10g,白術10g,茯苓10g,遼沙參10g,玉竹10g,百合10g,茵陳10g,板藍根6g,陳皮10g,甘草3g。每日一劑。

五診(4月29日):經一個月治療,病情大有好轉,飲食有所增加,仍有四肢倦怠乏力,時而惡心。繼守上方,酌加白豆蔻、砂仁、藿香等,每日一劑。

六診(6月1號):脅痛已止,諸癥亦消,仍有見時而肝氣不舒。改用逍遙散,酌加薏苡仁、香附、滑石等以調理善后,并配合下列單方:豬肝一個,切開裝入板藍根45g,白糖60g。蒸熟后去板藍根,吃豬肝,每次10~30g。

八月十號檢查已痊愈,停止用藥去省級某醫院檢查,各項指標均正常。

按:在辨證施治的基礎上不拘于成方,根據病情,處方用藥,同時配合一些民間單方、驗方,以及飲食療法、休息療法、體育療法等等。對一些多醫不治的慢性病、疑難病的治療取得很好療效。

脅痛一證,在臨床上首先要辨清虛證、實證,屬氣、屬血。但脅痛與肝膽的關系甚為密切,所以在治療時要注意肝膽喜條達、主疏泄的生理特點,故舒肝理氣為之基本治法。若肝郁化火或肝膽濕熱,可用平肝解郁瀉火,或清利肝膽濕熱之劑,均宜酌加入柴胡、郁金等舒肝解郁之品;若氣病及血,瘀血停著者,治以化瘀通絡,調氣養血;若肝郁氣滯,橫犯脾胃,用舒肝健脾之法;患病既久,必傷陰血,成為肝陰不足者,應以養陰柔肝為主。

肝郁氣滯,日久每兼有瘀血,所以治療久患脅痛者必兼活瘀。至于肝陰不足之虛證亦如此,必有血瘀的一面,治療時要審證論治。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