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腎陰虛,肝陽上亢型頭痛的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王xx,女,40歲,農民。1966年4月28日初診。主訴:頭痛半年,加重一個月。平素喜食辛辣,性情暴躁易怒。于1955年12月始覺頭痛,未引起注意。頭痛時,經服頭痛粉即緩解。而頭痛愈發愈頻,漸覺頭痛粉效差伴隨出現頭暈、失眠、五心煩熱,兩顴發紅,性情越來越煩躁易怒,喜靜。屢經治療,未見好轉,近日來加重,頭痛無休止,不能任事,甚者通宵不眠。舌質紅無苔,脈弦細數。

辨證:肝腎陰虛,肝陽上亢,熱擾神明,腦絡灼傷

治法;育陰潛陽,平肝熄風。

處方:生牡蠣30g,石決明21g,菊花12g,山萸肉21g,龜板膠12g(烊化),阿膠12g(烊化),熟地12g,生白芍12g,玉竹12g,麥冬12g,甘草3g。五劑,水煎服。禁食辛辣及溫燥之品,注意情志調養。

二診(5月6日):頭痛大減,只感下午稍痛,夜已能眠,但易醒,兩顴紅消退。上方加懷牛膝15g,再進五劑。

三診(5月13日):頭痛已止,睡眠正常。舌質轉淡紅,苔薄白而潤。急癥已去,當以丸劑緩治。改用杞菊地黃丸連服10天,鞏固療效。囑其且禁辛辣溫熱食物,注意攝生,控制情志,防微杜漸。

按:本案頭痛,乃由內傷引起,肝陰暗耗、腎陰漸虧,肝陽引動龍雷之火上沖于頭,腦絡灼傷所致。所以在治療時一是藥物之作用,再是飲食及情志的調養與控制。方中石決明、生牡蠣、菊花、白芍平肝潛陽,山萸肉、龜板膠、阿膠、麥冬、玉竹、熟地、懷牛膝滋補肝腎。方中雖無治標之藥,而采取“益水之主、以制陽光”,治本之法,不止痛而痛自止。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