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肝丸治療頭痛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徐xx,男,年33歲,河南省汲縣人。1973年秋就診?;颊咦蟀雮阮^痛已年余。痛有定時,多在下午,逢急躁與勞累則加重。痛發則劇烈難忍,緩解后則感特別疲倦,基本上每天下午必作,伴心悸。血壓不穩,高時可達180~160nmHg,其高低與痛之輕重有關。曾針刺多次,取穴多為六陽、內關、行間、郗門。針后痛止,但迄今未根除。一年來止痛片不斷服用,病情如故。就診時,除以上情況外,診得脈弦細而不實,心率120次/分,舌兩側有白苔。

細問家人,曰:“左側耳輪前后在痛作時有青筋暴露,痛解后消失"。綜合得知,顯系陰虛肝旺、相火飛騰,干擾心神而心悸,逆氣循經,故痛發部位在左,急躁加重,亦足以證明肝陽囂張之征。治肝大法在于和,引用張壽甫之和肝丸為主改作飲劑與服。

連翹13g,白芍14g,甘草15g,薄荷3g(后下),肉桂3g。三付。

二診:疼痛銳減。說用上藥后,好似喝一杯冰淇淋,頓覺頭面清爽。年來左足常冷也轉為溫熱,并且好似有股熱氣循左半身而下直抵足心,可見藥對證與經絡循行如繪之妙,真出乎個人意料。效不更方,原方繼與三付而愈。

按:治肝方藥,一般多取涼伐,這是“肝無補法宜涼伐”一語在作怪之故。要知肝為生生之臟,克伐過度,豈不損及生生之機?張壽甫論肝病治法甚妙,切合《內經》、《金匱要略》之旨?!爸尾∏蟊尽?,請師斯語。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