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急性充血性青光眼”的點滴體會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眼球在正常情況下,能保持一定形態而不發生改變,除了有眼眶骨及眼殼的保護支撐而外,眼房水壓力的穩定度,占著很重要的地位。當然,血管、神經的活動正常與否,也是不容忽視的,房水的生成和排出,不能保持相對的恒定就成為病態,正常眼壓在15到20毫米汞柱之間(或說16-25毫米汞柱)高于此值太大者,則為高眼壓,反之則為低跟壓,急性充血性青光眼就是眼壓升高而引起的青光眼病類型之一種,但每個人眼球所能承受不引起視功能及組織損害之眼壓值常有小的差異。

(一)病因:

還不完全明了,爭論尚多。風濕,內分泌紊亂,精神創傷,大量飲酒都可能引起該病發作,其中尤以精神創傷最為多見。

本病主要表現在風輪水輪,責在肝腎二臟,常為“肝有余而腎不足",肝郁氣滯,經絡受阻,腎精不足,神光離散。

(二)癥狀:

眼壓急劇上升,眼球堅硬,常高達50毫米汞柱以上,結膜充血,以近睫狀體為甚,瞳孔散大,對光強直,前房淺,視功嚴重受損,虹視,(角膜水腫所致)頭痛劇烈,嘔吐,患者常將雙眼閉合,重病容,有復發傾向。

特別值得提出的,由于本病頭痛、嘔吐、不思食等綜合癥狀,患者常以內科求治,而對視力損害,認為是上述病情附加癥,結果張冠李戴,延誤正確治療,造成嚴重后果,我們應當引起鑒戒。

 ?。ㄈ┍孀C治療

1.肝膽火熾型,口苦咽干,舌中黃而尖赤,脈弦數,是為肝膽火熾,上擾頭目,因之頭痛劇烈,瞳仁散大,脾胃受克,則發為嘔吐,不思食,以加減龍膽瀉肝湯治之。

2.痰濕積滯型,素有酒癖,多食厚味,因之痰濕內滯,積久化熱,精氣內耗,癥見脈沉微數,舌白或膩,嘔吐粘液。急則治其標,以加減吳茱萸湯主之。

3.肝郁氣滯型,情志不舒,精神抑郁,口苦干嘔,脈滑數,婦女月事提前。加減逍遙散主之。

由于急性充血性青光眼頭痛劇烈,常因嘔吐而造成服藥困難,我們配合針刺療法以鎮痛止嘔,采用穴位如下:太陽、合谷、翳明、足三里、三陰交,均取重刺激手法,效果尚佳。

在對待嚴重病例上,加用1%匹羅卡品液點眼,經保守療法治療一周無效時,立即手術降壓,一般都采用“虹膜切除術”,少數作“虹膜嵌頓術”,以充分保證患者的視力得到挽救。

 ?。ㄋ模┎±榻B:

 例一、蹇xx、男、62歲、工人。

病史及癥狀:雙眼視力下降已兩年,無紅痛,左眼完全失明,在當地治療未效。檢查:雙眼患有輕砂眼,角膜除老年環而外均清晰,虹膜紋理清,晶體輕度渾濁,顯老年性改變,用后馬托品擴瞳后,見玻璃體網膜均佳,右眼乳頭中等蒼白,左眼乳頭極度蒼白,界限均清楚,余無特異發現。視力:左眼無光感,右眼0.2。

患者身體尚健,只聽力約有減退,心、肺(-),脈稍弱,舌淡白。

診斷:青盲癥(原發性視神經萎縮)。

辨證治療:肝腎兩虛,精不生氣,則目無所見。

六味地黃丸加五味、建蒲、枸杞。

服藥一月后,雙眼視力有進步,左眼能見手動,虹膜對光敏感,忽患者家中因急事來信,叫其返家,患者似甚焦急,匆匆返家,一周后復來院,第二日訴左眼脹痛,同側偏頭痛,作嘔,食欲不佳,小便黃,臥床呻吟,檢視左眼,見結膜充血,近睫狀體更甚,瞳孔散大,指測眼球堅硬如石,眼底隱約可見,中心動、靜脈向鼻側推移、屈膝,乳頭凹陷,舌黃,脈數微弦。

診斷:綠風內障(急性充血性青光眼)。

辨證治療:舌脈結合病情屬肝膽火熾型,加減龍膽瀉肝湯主之,柴胡、黃芩、梔子、石決明、白芍、充蔚子、榔片、龍膽草、羚羊角、生地、蔓荊、甘草。

針刺,合谷、足三里、翳明、太陽、日一次,共五次,1%匹羅卡品液5 CC,點眼,每兩小時一次。

湯藥服三劑后,諸癥大減,上方去羚羊角(缺貨)續服二劑而告愈。約半月,患者又因事返家,回院后上癥又復發,脈癥基本相同,仍以上法處理而平靜,但以后間感左眼微脹不適,為了不延誤原青盲癥的治療,改作“虹膜嵌頓術”,未再復發。

例二、涂×x、女、54歲、農民。

病史及癥狀:雙眼及頭部脹痛已三天,結膜充血,溢淚,有虹視,嘔吐,表情憂愁,視力:眼前數指。

檢查:結膜充血,角膜輕度呵氣狀,瞳孔散大,指測眼球堅硬,眼底較模糊(角膜透明度減低所致),可見乳頭凹陷,血管屈膝,無自發搏動,雙眼底像基本相同,脈數、舌薄白而中微黃。

診斷:綠風內障。

辨證治療:患者素性抑郁,脈癥合參,為“肝郁氣滯型”。肝藏血,目得血而能視,肝郁則血傷,氣滯則絡阻,血虛氣逆,內熱自生,以加減逍遙散主之。柴胡、當歸、白芍、白術、茯苓、薄荷、玉京、丹皮、黃芩、梔子、榔片、甘草。

針刺:合谷、太陽、三陰交、足三里。

1%匹羅卡品液點眼,每兩小時一次,第二日起每日三次。

湯藥服兩劑后來院復診,病勢明顯下降,續用上方出入三劑,視力恢復,疼痛消失,改用杞菊地黃丸以善其后,但患者精神仍抑郁悶塞,第二年,第三年均復發,視力有所減退,因作雙眼"虹膜切除術”,并以加減道遙散為丸以鞏固之,現已數年未發。

例三、朱xx、女、24歲,農民。

病史及癥狀;雙眼紅腫疼痛流淚,視力劇降已十一天,頭痛嘔吐,雙眼僅余光感,以前無眼病史,從小即有喘咳病,著涼易復發。

檢查:患者中等身高,微胖,雙眼瞼水腫,結膜充血,以近睫狀體更甚,角膜輕度渾濁,前房淺,眼球堅硬,虹膜紋理尚清,瞳孔散大,晶體、玻璃體無改變,眼底可見,乳頭凹陷及血管屈膝均明顯,無出血及滲出,看眼底時可聞呼吸音粗促,并可聽到痰鳴音,脈沉數,舌白膩。

診斷:綠風內障。

辨證治療:患者素有痰飲,氣機受阻,經絡閉塞,郁久痰濕火化,逆犯頭目,屬“痰濕積滯型”。加減吳茱萸湯主之,半夏、吳萸、白茯苓、青皮、川芎、旋覆花、牡蠣、甘草。

針刺:足三里、合谷、太陽、翳明。

1%匹羅卡品液5 CC點眼,每兩小時一次,第二日后每日三次,以維持之。服二劑后,諸癥悉減,原方再服二劑,頭痛嘔吐結膜充血等基本消失,能自己行走,照顧生活,但視力尚覺模糊,兩脈沉細,為邪去正衰,目失所養之象,以八珍湯為丸,仍續滴用匹羅卡品液,早晚各一次,一月后來院復查,已完全正常。

——本文摘自《重慶市老中醫經驗交流會資料選編 第2集》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