臌脹的病因病機,臌脹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臌脹,是根據腹部膨脹如鼓而命名,以腹脹大、皮色蒼黃、腹部青筋暴露為特征?!鹅`樞·水脹》載:“鼓脹何如?歧伯曰:身皆大,大與膚脹等也。色蒼黃,腹筋起,此其候也”。本病的病因,主要由于情志所傷、飲食不節、飲酒過多、房室勞倦、血吸蟲感染,以及黃疸、積聚日久轉變等。其病機,由于肝脾腎三臟受病,氣、血、水等瘀積于腹內,以致腹部日漸脹大,而生臌脹。

現代醫學的肝硬化腹水、腹腔惡性腫瘤、結核性腹膜炎等形成的腹水,都屬于臌脹范圈。

  臌脹的中醫治療醫案

李xx,男,28歲,農民。于1975年11月10日就診。

患者于1975年6月出現胃脘悶塞感,當地醫院醫生按消化不良治療,曾服山楂丸、保和丸之類。至10月15日赴禹縣拉煤歸后即感腹脹日增,食欲驟減。在地區某醫院檢查診為“肝硬化腹水”,即來求診。

證見:面色蒼黃晦暗,消瘦,形寒怯冷,四肢不溫,大便溏薄、小便短少,飲食欠佳,頭項部可見散在蜘蛛痣,腹部膨隆,肝脾觸及不滿意,臍周部靜脈暴露,雙下肢凹陷性水腫。

檢查:肝功能:麝香草酚濁度試驗6單位,黃疸指數6單位,谷丙轉氨酶120單位,總蛋白6.4g%,白蛋白2.3g%,球蛋白4.1g%。超聲波:腹部有液平面,肝上界在第五肋間,下界于肋緣下1cm,脾厚4.5cm,肋下2.5cm,肝密集微小波,分隔波明顯。脈沉細,舌質淡紅,舌苔薄白而膩。

診斷:臌脹(肝硬化腹水)

辨證:脾腎陽虛,運化無權,濕阻水聚。

治法:溫中扶陽,化氣行水。

處方:黨參15g,焦白術30g,茯苓皮60g,制附片12g,桂枝10g,豬苓15g,澤瀉12g,大腹皮30g,車前子(包煎)30g,炒薏苡仁30g,陳皮10g,大棗5枚,雞內金12g。

二診(11月14日):小便顯著增多,腹部見軟,食量略增,脈沉弦而細,舌質淡紅、苔薄白。仍用上方加懷山藥30g。

三診(12月2日):腹部柔軟,腹脹基本消失,食欲大增,面色轉紅,下肢水腫消退,大便仍溏,每日1~2次,脈沉弦,舌質淡紅、苔薄白。脾腎之陽漸復,水邪漸除,守前法以扶正健脾為主,少佐祛邪利濕。處方:黨參30g,焦白術30g,枳殼10g,茯苓30g,懷山藥30g,炒薏苡仁30g,炒扁豆15g,制附片10g,雞內金10g,炒麥芽30g,甘草6g。

四診(12月15日):腹水全消,大便成形,精神亦佳,體力漸復,病情日趨好轉,脈沉細,舌淡苔薄。改擬健脾養血柔肝軟堅之法。處方:黨參15g,焦白術30g,茯苓30g,當歸15g,生白芍15g,郁金15g,炙鱉甲12g,土元15g,三棱10g,雞內金10g,機殼12g,陳皮10g。服五劑后改用丸劑,繼服,以資鞏固。隨訪至1980年夏,腹水未起,能堅持輕微勞動。

按:本例以脾腎陽虛為主,根據“益火之源,以消陰翳”之法,首先運用溫陽化氣以行水,待陽氣恢復水氣消退后,再以益氣健脾為主治之,腹水全消,體力漸復后,再用柔肝調脾軟堅化瘀之法,以資鞏固。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