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浮腫,頭暈目眩,血壓偏高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郭xx,女,55歲,農民。1979年3月5日初診。主訴:面目及全身浮腫反復不愈已半年久。經當地醫生治療浮腫消退,但又出現頭暈目眩,頭重腳輕,曾服西藥治療無大效果。

癥狀:頭暈,耳鳴、心悸、短氣。面目手足輕度浮腫,小便不利,大便稀溏,口干不渴,食欲減少,絕經已六年,但白帶不斷,腰酸痛下腹部不適,四肢無力。

檢查:脈象弦細微數,舌質紅而無苔,口唇淡紅、干燥,血壓190/110mmHg。肝脾不腫大,驗尿:紅細胞(+),白細胞(+),蛋白(++)。

辯證:病久失治,脾腎陰虛,陰不潛陽,肝陽偏亢,腎功能失調而致浮腫不愈,血壓升高。

治則:滋補脾腎,消腫止眩。

方藥:生山藥30g,生薏苡仁30g,茯苓20g,澤瀉15g,夏枯草30g,豨薟草30g,益母草30g,車前草30g,石決明30g,生龍骨、生牡蠣各20g,丹參20g,熟地20g,夜交藤30g,吃低鹽飲食。

3月15日二診:服藥9劑,小便增多,浮腫漸消,眩暈減輕,飲食好轉,大便每日一次,白帶減少,血壓180/95mmHg。繼服。

4月2日三診,眩暈止,浮腫消,飲食,二便均正常,血壓140/90mmHg。繼服。

5月20日四診:浮腫,眩暈均消失,大小便正常,驗尿:一切正常。但夜間煩躁失眠,出虛汗。脈緩無力,舌質紅、苔淡白。血壓130/85mmHg。改服杞菊地黃丸兩盒,每日服三次,每次一丸,一月后基本痊愈。

按:浮腫并發眩暈而血壓偏高,多見于青年人患腎炎病之合并癥。本例患者更年期已過,月經已絕,不但浮腫不愈,眩暈不止,而且白帶不斷。根據脈證分析,其病機與脾腎陰虛,陰不潛陽,肝陽上亢,脾腎功能失常有關。故方用山藥、薏苡仁、茯苓、澤瀉、熟地等補益脾腎而利水消腫,夏枯草、豨薟草、益母草、車前草等清肝熱,止眩暈,石決明、生龍骨、生牡蠣鎮肝潛陽,降低血壓,丹參、夜交藤活血通經絡,使陰復陽潛,脾腎功能恢復。由于治療及時,堅持治療,逐漸痊愈。

結語:本病的辨證施治過程,首先要審證求因、分標本緩急,抓住要點。正如張景岳所說:“凡水腫等證,乃肺脾腎三臟相干之病。蓋水為至陰,其本在腎;水化于氣,故其標在肺,水惟畏土,故其制在脾。今肺虛則氣不化精而化水,脾虛則土不制水而反克,腎虛則水無所主而妄行?!币虼?,掌握肺脾腎三臟之間的內在聯系,以腎為本,以肺為標,而以脾為中流砥柱實為治療本病的關鍵所在。

本病屬陰水關乎心、脾、腎虛衰,總的治則是用溫化法。選方為苓桂術甘湯、真武湯、五苓散、四君子湯等,或振奮心陽溫補脾腎,或益氣健牌。溫陽以治其本則能氣化,利水以治其標,水去而陽易復。所謂“離照當空,陰霾四埋”是也。

水腫以上半身腫為主,且多兼有外邪入侵,是屬陽水。當先以祛邪為先、遵“開鬼門,潔凈府”,與“腰以上腫當發其汗”的原則,多采用疏風宣肺行水法,方用越婢加術湯、防己茯苓湯、防己黃芪湯、四苓散等隨證化裁而取得滿意療效。

以上大多是選用經方,用藥少而精,力專而效著??梢娺\用經方又靈活變通是提高臨床療效的捷徑。此外,在治療本病時適當加入行氣、活血化瘀之品也是不可忽視的。因氣行則血行,氣滯則水停,水停易血瘀,瘀水滯氣機,氣、血、水相關,互為因果。因此,在辨證的基礎上加入行氣活血化瘀的藥物是有理論根據的,是經得起實踐檢驗的。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