脅下痞塊癥瘕的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王夫人,年四十余,患痞塊癥,結于脅下,得病三年余,每吃飯后,輒伏床呻吟,痛不可忍。曾遍請名醫診治,服藥都不見功。求余診治,診其脈來無力,知病日久,服攻藥過劑,脾胃受傷所致,不能見病治病。為立一方以桂枝湯加六君子湯加柴胡、薄荷治之。方用:

黨參10g,白術7g,茯苓10g,陳皮7g,制半夏7g,桂枝5g,白芍10g,炙甘草7g,柴胡7g,薄荷4g,生姜3片,大棗3枚。水煎服。

連服六劑后,局部疼痛即減輕,塊亦漸消,上方加制鱉甲10g,青皮7g,合飴糖做成丸劑,一月余逐漸痊愈。

按:此病治之而得效者,關鍵在于不泥于見病治病,而是據其患病日久,脈來無力施治也。凡病塊初得,多因氣血痰食不散所致,當正氣尚壯,津液尚充之際,可借重其力而與以克伐之藥,但誠不可過劑。過劑則正氣與津液俱傷,反不能運藥矣。即使服藥,藥自藥而病自病。王夫人之患,以扶正為主,攻補兼施,故能取效。

結語:積聚之證,按其病變性質之不同,而分為積為聚;一般先因氣聚,日久則血瘀成積,因此前人每以積聚并稱。其治療原則正如《醫宗必讀》指出:“初者,病邪初起,正氣尚強,邪氣尚淺,則任受攻,中者,受病較久,邪氣較深,正氣較弱,任受且攻且補,末者,病魔經久,邪氣浸凌,正氣消殘,則任受補”。故在臨床上,初宜行氣和血,繼則攻補兼施,最后以健脾扶正、理氣化瘀為大法。聚證屬于氣機不和,故時聚時散,治療以疏肝行氣消聚為主。若食滯于中,痰濕內生者,則應導滯通便,理氣化痰。積證病之初,正氣未傷、邪未堅實,益行氣消積,和血通絡治之,如大七氣湯之類。若積成日久,血瘀較甚,而正氣已虛,則益攻補兼施,通瘀行氣,兼調脾胃,若病勢已久,已成末期,氣血大傷,病邪益堅,當補益氣血,軟堅化瘀,可用八珍湯合化積丸之類酌情用之??傊圩C易治,積證難療。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