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絨毛膜上皮癌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張XX,女,36歲,河南省安陽市人。于1978年12月10日診治。

主訴:下腹部腫塊已有月余。

因患者產后三天情志恚怒,繼而在少腹部出現一腫塊,約雞蛋大小,少腹顏色正常而略高出皮膚,腫塊發展迅速,半月余即增至拳頭大,曾在市某醫院、地區某醫院會診及細胞學檢查,均確診為“子宮絨毛膜上皮癌”,并建議到外地治療。

臨床表現:患者精神萎靡,面色干黃,身體羸瘦,精神抑郁,時而煩躁易怒,胸腹脹滿,不思飲食,四肢困乏無力,時而低熱感。下腹由臍至恥骨聯合部,堅硬如石,少腹中間有拳頭大腫塊,高出皮膚,皮色正常,推之不移,按之堅硬,重按有痛感,陰道有不規則出血,舌質黯紅、苔薄白,脈沉澀無力。

診斷:血癥。

治則:活血逐瘀,消腫散結。

方藥:水蛭(炒黃研末)9g,雷丸(為末)9g,桃仁15g,紅花9g,大黃9g,芒硝(沖)9g,桂枝9g,甘草3g。

方義:方以破血逐瘀之水蛭、雷丸為君;桃仁、紅花、大黃、芒硝活血散瘀為臣;因顧其產后虛寒,佐以桂枝溫經通脈;以甘草為使。諸藥共起破血逐瘀、消腫散結的作用。

二診(12月15日):連服上藥五劑,少腹腫塊消去1/3,飲食漸增,精神安定。此乃藥證相合,藥及病所,效不更方。宗上方加三棱9g,莪術9g,干漆5g,以加強祛瘀散結之力,繼服五劑。

三診(12月20日):腫塊已消大半,飲食正常,精神愉快,陰道出血減少,病勢欲轉。守其原方加當歸15g,以扶正養血,繼進五劑。

四診(12月25日):腫塊繼續消減,但仍能觸及,陰道出血已止,守原方加大榧子12g,川楝子15g,以加強疏肝理氣、消積之功,再服五劑。

五診(12月30日):腫塊盡消,未能觸及,精神、食欲良好,但覺體虛乏力,此因產后病久氣血虧虛,當補氣血以調理善后,方用八珍湯加味。方藥:當歸15g,白芍12g,熟地15g,川芎9g,白術9g,茯苓12g,黨參12g,陳皮9g,砂仁9g。

患者連用十劑停藥,囑其食補,數年來,連續觀察,至今身體健康,主持家務,未見復發及轉移證狀。

按:子宮絨毛膜上皮癌根據祖國醫學記載,當屬于癥瘕、積聚、血臌、血癥的范疇。此例患者發于產后,氣血俱虛,惡露未盡之時,由于情緒急怒而造成氣機郁滯,局部氣血運行不暢,惡露不下,凝聚而成。傅青主云:“此癥或因跌閃而瘀血不散,或憂郁而結血不行,或風邪而蓄血不散,留在腹中.....”而成。

此例患者之所以能夠迅速治愈,關鍵在于在正虛邪實的情況下,投于大劑量的逐瘀破血峻猛之劑,以攻頑結之邪,特別對水蛭、雷丸之類逐血峻劑運用,據張錫純在《醫學衷中參西錄》中說:“凡破血之藥,多傷氣分,唯水蛭味咸,專入血分。于氣分絲毫無損,且服后腹不覺痛,并不覺開破,而瘀血默消于無形,真良藥也?!崩淄枰凰?,根據《本草綱目》記載,具有“逐邪氣,除皮中熱結積蠱毒”的作用,以上二藥,今人認為其逐瘀消積之力峻猛而比較少用,再如對大黃、芒硝能入血分破血通經的功效多不重視,因而使其不能得到充分的發揮。

把握病機,適時地把握病惰的轉歸及邪正消長的情況,恰如其分的運用祛邪扶正。此患者雖是產后氣血俱虛之時,但以邪實為主,在治療中雖攻邪必傷其正,但邪實不去,正虛難復,顧正則攻邪不力,所以必須猛攻其邪,邪去則正虛才能恢復。故在治療初期,用大量逐血竣劑,猛攻其邪,使腫塊消其大半,在虛象欲露之時,仍不減攻邪之力而加入扶正之品,在腫塊消盡之時,方以扶正固本。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