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的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中藥大全

古代醫家認為,朱砂有安神、鎮靜、養生作用?!渡褶r本草經》稱:朱砂養精神、安魂魄、益氣明目、殺鬼魅邪惡魔,久服通神明不老?!睹t別錄》稱:朱砂通血脈、亡煩消渴、益精神、悅澤人面,除中惡腹痛氣疥痿諸瘡,輕身神仙?!侗静萁浭琛芬粫惨灿蓄愃泼枋?。 現代醫學對朱砂的功效與作用有了全新的認識,下面為大家詳細介紹。

朱砂

朱砂的功效與作用

朱砂:又名丹砂、辰砂、飛朱砂,是一種重要的中醫礦物藥,主要成分為硫化汞,在中醫臨床上應用已有數千年的歷史。中醫認為,朱砂味甘,性微寒,有重鎮安神功效,主要用于神志不安、心悸怔忡、失眠、驚癇等癥;朱砂外用有解毒作用,常用于瘡毒腫痛、口舌生瘡、咽喉腫痛等癥。

朱砂主要成分為硫化汞(HgS),近年來,朱砂毒性備受關注,含朱砂制劑被曝出很多問題,對其進行的藥理毒理研究也從未間斷。茲就相關研究整理如下。

1 ?古今對朱砂毒性的認識?
中醫藥學對朱砂的認識經歷了從“無毒”到“有毒”的變化過程?!渡褶r本草經》將其列為上品,認為其能強身健體,但同時也指出了朱砂在一定條件下有可能轉化為有毒的水銀,表明我國古代對朱砂的毒性變化關系和轉化條件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盡管受當時歷史條件和科技水平的限制,古代醫家還是從臨床實踐中總結出“朱砂多服令人癡呆”“獨用多用,令人呆悶”的科學論斷,這與現代醫學中關于汞的慢性蓄積可引起神經系統毒性的研究結果不謀而合。為降低朱砂毒性,業界對朱砂的用量呈現逐漸減少趨勢,并明確指出了用法用量和宜忌使用的人群,使朱砂的使用趨于規范和安全,這種變化可以從歷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以下簡稱《中國藥典》)中所載朱砂的內容中看出,見表1。


  2 ?現代研究?
2010年版《中國藥典》規定,朱砂中HgS含量不得低于96%,其中可溶性Hg2+可與體內含巰基的蛋白質、氨基酸等形成絡合物,從而發揮作用。Wang等采用焦慮動物模型,以小鼠高架十字迷宮實驗顯示小劑量朱砂具有抗焦慮作用。有研究分別給家兔口服朱砂、朱砂安神丸以及去朱砂的朱砂安神丸,顯示朱砂及朱砂安神丸可對抗心律失常。有觀察安宮牛黃丸及其簡化方對體外培養的大鼠乳鼠大腦皮層神經細胞的影響,發現安宮牛黃丸全方可使其大腦皮層神經細胞內鈣離子濃度明顯增高,而簡化方則未見明顯作用。提示安宮牛黃丸中的朱砂在保護腦細胞方面有一定的效果。高氏等在觀察安宮牛黃丸對大鼠中樞神經元活動影響時發現,安宮牛黃丸對大腦皮層的神經元有激活作用,而去汞的簡方組作用不明顯。這表明朱砂具有獨特療效,不可替代。
  3 ?朱砂毒性產生原因分析?
  3.1 ?原藥毒性

未經處理的朱砂除HgS外,還含有碳酸汞、醋酸汞,鐵、鉛、鋅、鋇、銅、錳、銻、硅、砷等,這些雜質可能產生毒副反應。因此,在使用前應去除雜質及可溶性汞,避免其進入體內代謝產生毒性。
  3.2 ?炮制方法不當?
目前,朱砂炮制主要有水飛法、球磨法和球磨水飛法。其中球磨法效率高,但粉碎過程中與鐵等金屬物反應,還原汞,使其游離汞含量升高。楊氏等[8]測定了不同產地朱砂水飛和球磨后游離汞的含量,顯示球磨后朱砂的游離汞含量遠高于國家標準。
  3.3 ?服用量過大?
梁氏等[9-10]用朱砂對大鼠進行肝腎毒性及胚胎毒性研究,結果在可溶性汞含量低于21 μg/g時,朱砂用量不宜超過0.05~0.1 g,用藥時間不宜超過2周。妊娠前及妊娠早期使用朱砂超過0.08 g/(kg?d),可能對胎兒造成危害,且與劑量成正比。
  3.4 ?使用鋁制容器研磨?
趙氏[11]發現,正常情況下,鋁器表面有一層氧化膜,HgS基本上不與Al2O3反應,但在用力研磨情況下,局部高溫能使HgS分解成單體汞;另外,由于破壞了表面的氧化膜,鋁和汞反應生成鋁汞齊而導致中毒。因此,須特別注意不應在鋁器中研磨朱砂。
  3.5 ?服用時間過長?
汞在人體內代謝緩慢,即使每日吸收10 mg,經過10.5 d就可達到100 mg的體內積蓄量,導致汞中毒。方氏等[12]研究發現,成人每日服朱砂安神丸18 g,如果吸收了5%,2 d即可超過中毒水平。劉氏等[13]發現,長期服用朱砂,無論高、中、低劑量組,朱砂在大鼠體內均有汞蓄積,表現在血清和各個臟器均有蓄積反應,其中心、肝特別是腎中的蓄積最為明顯。因此,服用朱砂時間不宜過長。
  4 ?如何降低朱砂毒性?
  4.1 ?選擇外用給藥方式?
由朱砂產生甲基汞條件可推測,其外用安全性要比內服高;且幾乎未見外用朱砂導致中毒報道。邵氏等[14]采用穴位貼敷療法治療重癥面癱及其后遺癥,取得一定療效,且未發現明顯不良反應。表明朱砂外用給藥不但具有很好的療效,且能有效降低汞中毒發生率。
  4.2 ?注意降低朱砂毒性?
重新審視古醫籍含朱砂方劑,若朱砂在組方中不是君藥,而是引藥、包衣或貯藏用,可盡量少用、不用或其他藥物替代。朱砂加工時不宜采用單獨球磨方法,而應采用傳統水飛法。鑒于朱砂遇熱即可產生水銀而導致中毒,故使用朱砂時不宜采用水煎服,同時應忌火烘、火煅等。此外,應嚴格控制朱砂的用量和用藥時間。
  4.3 ?中毒后的補救?
出現朱砂中毒的癥狀,首先要了解中毒具體情況,再采取有針對性的治療措施,以“清除汞化合物,阻斷或減少消化道對其吸收”為原則,驅除與機體酶系統結合的二價汞,使酶系統恢復正常功能[15]。目前,臨床廣泛應用的有二巰基丙磺酸鈉、二巰基丁二酸鈉和二巰基丁二酸。其中,二巰基丙磺酸鈉一般采用肌肉注射,驅汞效率高。在治療汞中毒過程中,應根據患者臨床表現,合理選擇驅汞藥物,酌情控制藥物用量和治療療程,盡量減少不良反應和絡合綜合征發生。
  5 ?朱砂的含量測定?
對于朱砂的含量測定,按照《中國藥典》測定,硫化汞不得少于96.0%;對于可溶性汞鹽,按照《中國藥典》(附錄Ⅳ)檢查,不得顯示汞鹽的鑒別反應。但在《中國藥典》中對含朱砂的中成藥并未明確規定含量測定。因此,中成藥的汞含量測定成為空白點,有可能影響到用藥的安全性。
  5.1 ?總汞含量?
高氏等[16]以硝酸-硫酸-高錳酸鉀為消化劑,采用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測量不同廠家七厘散中朱砂含汞量,與經典的硫氰酸鹽法比較,靈敏度高、檢測量小、專屬性強。賴氏[17]建立一捻金散劑中朱砂的含量測定方法,以濃硫酸和硝酸鉀加熱溶解朱砂,通過絡合滴定測定朱砂含量,操作簡便,準確性、重復性好。張氏等[18]以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鈉為衍生化試劑,建立柱前衍生化高效液相色譜法(HPLC)測定小兒金丹片的朱砂含量測定方法。汞的毒性與其化學形式、價態以及代謝產物相關,氯化汞可致腎損傷,而朱砂毒性則要小得多[19-20]。因此,目前以總汞含量評價含朱砂制劑的安全性有失偏頗。
  5.2 ?游離汞含量?
田氏等[21]采用原子吸收分光光度法測定炮制朱砂在人工腸液和人工胃液中可溶性汞的含量,結果表明,朱砂中的可溶性汞鹽主要存在于人工胃液中。張氏等[22-23]選用原子熒光光度法檢測不同產地朱砂及含朱砂制劑中可溶性汞鹽含量。丁氏等[24]采用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鈉柱前衍生化HPLC測定人工胃液中的可溶性汞含量。
  6 ?小結?
作為臨床使用歷史悠久且療效可靠的常用中藥,朱砂一方面具有獨特的臨床療效,許多疑難雜癥的治療離不開它;另一方面,其毒性在臨床上駕馭困難,甚至有致殘、致死的危險。因此,如何解決朱砂的毒-效矛盾是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對于朱砂的應用,歷代醫家積累了寶貴的用藥經驗,筆者認為應在繼承傳統用藥基礎上,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和方法,揭示其作用機制,同時,加強對朱砂的毒理研究和質量監控,規范朱砂的炮制方法,限定含朱砂藥品的用法、用量及宜忌人群,進一步發揮藥效,降低毒性,以達到科學合理、安全有效的用藥目的。

含朱砂的中成藥有哪些

在中成藥里,含朱砂的品種占10%;在兒科中成藥里,含朱砂的品種占20.32%。許多有名的中成藥,如牛黃清心丸、朱砂安神丸、冠心蘇合丸、再造丸、柏子養心丸、安宮牛黃丸、磁朱丸、跌打丸、七厘散、七珍丸、天王補心丸、紫金錠、寧神定志丸、回天再造丸、回生救急散、冰硼散、紅靈散、蘇合香丸、龜靈集散、健腦益元散、蛤蚧定喘丸、紫草丸、紫雪散、犀角紫草丸等,都含有朱砂。兒科中成藥含朱砂的則有小兒太極丸、小兒百壽丸、小兒回春丸、小兒至寶丸、小兒奇應丸、小兒紫草丸、小兒牛黃散、小兒保安丸、小兒急驚粉、小兒祛痰定驚丸、小兒痧疹金丸、琥珀保嬰丹、嬰兒樂、驚風散等。

1985年版《中國藥典》所收載的210種中成藥中,含朱砂的有21種,含雄黃的有9種,含朱砂、雄黃兩種藥物的有14種。其中兒科用中成藥有10多種、外用藥有7種。另外,藥典沒有記載但為臨床所用的中成藥,含朱砂、雄黃的也有幾十種,而民間由朱砂、雄黃所組成的驗方更是難以計數。近來隨著對外開放,我國的傳統中藥正走向世界。但是現代科學的發展,對傳統醫藥提出了更新的要求。一些進口中藥、中成藥的國家,對藥品質量、有害物質的含量都制定了進口限度,不少外商要求去掉配方中的朱砂、雄黃等有毒藥物,方可進口。因此,傳統醫藥要繼承,更要發展、創新。為使中醫中藥走向世界,有必要改革傳統古方。除少數朱砂、雄黃含量極少、療效又高的方劑和某些外用藥外,對中成藥所含的朱砂、雄黃要盡量去掉或采用與朱砂、雄黃作用相似的代用品代替。據報道,北京同仁堂制藥廠,在制作牛黃清心丸外銷時就去掉了朱砂、雄黃兩味藥,結果經臨床應用不但療效不減,而且又滿足了外商的要求。臨床醫師應在處方中少開或不開朱砂、雄黃兩藥。尤其是患者,更不能隨便使用含有朱砂、雄黃的單方驗方。

 

朱砂的副作用與禁忌

據報道,朱砂口服后經消化器官吸收,能與血液中的血紅蛋白和血漿蛋白相結合,并隨血液循環進入所有器官,其中進入腎的含量最高,其次為肝、心、腦,從而出現有關病變。假如大量服用含朱砂的藥物,可引起急性中毒。長期內服,機體可因久受低濃度汞的作用而出現大腦受損,表現為失眠、多夢、記憶力減退。腎臟受損則可出現蛋白尿。過量內服朱砂對中樞神經有短暫興奮作用,但很快為抑制作用所代替,產生心衰、休克或神經中樞麻痹而死亡。雄黃所含的砷鹽,可經呼吸道、消化道或皮膚進入人體,對血液系統、神經系統,肝臟、皮膚等都有損傷,還可誘發腫瘤,對胎兒也有影響。

朱砂、雄黃內服劑量,各種藥物書籍都作了嚴格的規定:朱砂每次不得超過1克,雄黃每次不得超過0.4克。即使這樣,汞量已多達862毫克,砷量已多達244毫克。但是,臨床實際應用中常常超出上述劑量的1~5倍。按照這樣大的劑量配制的中成藥或復方制劑,無疑會引起蓄積中毒。同時服用含有朱砂、雄黃兩種藥物的中成藥或復方制劑,還存在藥物毒性相加的問題。有資料表明,單純的朱砂、雄黃的可溶性汞鹽:砷鹽的含量較低,但與其它有機酸、堿性中藥配伍,經過加熱后,則溶解度大大增加,可溶性汞鹽、砷鹽的檢出量較高。服用含朱砂的藥物又同時服用西藥溴化物(巴氏合劑)、碘化物(碘化鉀)、硫酸亞鐵等,由于藥物的相互作用,可生成具有毒性的溴化汞或碘化汞沉淀物,引起赤痢樣大便,導致藥源性腸炎等一系列急性汞中毒癥狀。據報道,某些微生物還具有將無機汞和有機汞轉化為毒性較高的甲基汞或二甲基汞的能力。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